浓情「安慕希」|美味超能力

Editor view

这篇文章节选自《中国女性》杂志2019年2月号谈资CHAT专栏,有改动,作者袁坚。袁坚女士是复旦大学文学系博士、育儿专家、持证潜水员、猫博士工作坊的主理人,她的公众号读辟蹊径,引人入胜,我们在文章末尾粘贴了公众号二维码,关门挠墙不如闭门读书,了解一下。

2020年新春伊始,本应是全国各族人民阖家团圆、欢度春节的日子,然而另一种致命伤寒——“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快速蔓延,武汉和全国都经受着极大的考验,无数医务工作者和志愿者日以继夜守护生命,为我们筑起防疫的堡垒。

我们知道,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是一场全民之战,保家卫国,不甘人后。2020年1月25日,「CEO搜索引擎」决定加入驰援行动,调动各界创业者和创始人们的资源和力量,捐赠防疫物资,鼓舞防疫力量。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是一场全民之战,保家卫国,不甘人后

1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 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
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 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淮南弟称号,刻玺于北方。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曹操是战国时期有名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也是个内心敏感的诗人,上面这首诗,是他写的《蒿里行》,描写洛阳城周围百姓大量死去的惨剧。有人以为这是在写董卓的暴唐造成的民不聊生,实际上,大部分人的死亡是由传染病导致的,那就是东汉末年席卷全国的瘟疫:伤寒。

曹操的儿子曹植,就是那个写了《洛神赋》的诗人,也在那场大瘟疫中写了一篇文章,题为《说疫气》,记录建安二十二年,即公元217年,瘟疫豪横的情况:“家家有僵尸之痛, 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覆族而丧”;而曹操的另一个儿子,曾经用七步诗为难过曹植的曹丕,也在那场大瘟疫中失去了4位星标好友,他甚至私信朋友哭诉:徐干、陈琳、应场、刘桢都去世了,建安七子少了四个,我好南啊!

2

东汉末年的这场大瘟疫,名为“伤寒”, 实则跟现代医学所认定的由伤寒杆菌导致的流行性感冒并不是同一回事。在古代,“伤寒”泛指一切具有传染性的疾病 古代医学不发达,人们不知道流行性传染病的传播原理,既不懂得如何预防,也不知道怎样限制传播范围,所以只要瘟疫爆发,对人民生命财产的威胁都极高,直到新中国建立后,现代医学的发展和国家医疗质量、安全水平的显著提升,那些令人闻之色变的传染病才渐渐淡出视野,《蒿里行》和《说疫气》里描述的哀鸿遍野的场景才收敛不见。

写在后面

我认识许多热爱读史的创始人和创业者,他们特别善于读史明智,鉴往知来,猫博士的这篇《伤寒》深厉浅揭,通过曹氏一家的故事,揭示了瘟疫之殇。苦难,或许是民族史中一个永恒的主题,历史不断地表达着人类不想拥有却不得不接受的情绪,然而事实却是,苦难可以毁掉一个民族,也可以造就一个民族,借由此文预祝新冠退散,战士凯旋。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