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舒华奶〡无乳糖 营养好吸收

随着产品迭代的加速和营销周期的极大缩短,新世代与新零售所需要的多元数据、数据处理智能模块化、以及更高效的行动连接,决定了消费市场3.0时代的到来。

在整个商业环境处于变革的大环境下,新挑战来自全新的洞察方式和商业逻辑。首先,「CEO搜索引擎」不怕竞争对手的涌入,我们更愿意去看到市场的容量,也更愿意去关注客户的感受,因为,「CEO搜索引擎」的真正竞争对手很可能并非来自同行,就算来自同行,如果他做得比我们好,那只能说明他比我们更适合做这件事情。

曾鸣教授在湖畔演讲的时候说,创始人经常处于这样的状态之间,有时候觉得自己是对的,有时候觉得自己想的全错了。难过的就是这个坎,极端的孤独、极度的自我怀疑,但是只能相信自己。

作为「CEO搜索引擎」的创始人,我特别理解这种状态,「CEO搜索引擎」受到过质疑,也受到过重视,毁誉参半。但是我也看见,有越来越多的前辈和领袖,他们在认可「CEO搜索引擎」的理论基础和思维路线,这让我感到非常兴奋,一边深感时间紧迫,机不可失;一边也因为颇具信心,而变得更有耐心。

今天,我们为什么要把腾讯研究院的《00后研究报告》拿出来分析,是因为在最近的路演中,我常常被投资人问到这个问题,就是关于「CEO搜索引擎」的产品周期,换而言之就是它的商业模式能否经得起迭代和换届的考验?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复,我已经更新到了BP的新版本中,在对这个问题的思索过程中,我也更加明确了一点,无论在什么时代,什么季节,要创造穿越周期的互联网价值投资和消费升级,只有把握好趋势和人性,并且找到不确定性中的确定性,才有可能异军突起,后发制人。

今天,我想引用袁岳老师的一篇文章来解读腾讯研究院的《00后研究报告》,我想那将比我的列举有超乎万倍的说服力。袁岳老师说,式微的广告业是座有待革命的城堡,他的式微不是他本身的式微,而是原有广告公司、广告模式和广告教材的式微,相应地,会有更多“创新菜”、“融合菜”与时俱进地得到推行和兴盛。

于是我更加坚信,「CEO搜索引擎」开创的普适化「创始人经纪」会像蚂蚁雄兵一样成为精准广告和企业大屏垂直领域的佼佼者,威力不可小觑。

■ ■

新世代正在昭示广告业的消亡?
以1998年为分水岭,袁岳认为中国广告行业的发展可划分为两个阶段。1979-1998年间,中国广告处于原始形态阶段,即基础建设阶段,在那个媒体、广告设计策划发布都有主控者的时代,体系逐渐构建,广告人收获了颇有创新意味的奖赏与荣耀,也为改革开放之后的人们更方便地认知事物和产品做出了贡献;而1998-2018年,可谓对广告有毁灭性意义的二十年。

袁岳认为,1998年,既是广告的分水岭,也是顶峰,从此之后它便开始走下坡路,而这条路的尽头是消亡。特别是新世代崭露头角的今天。互联网的本质是属于新世代的,即使当下的广告营销体系仍由一些75后在构建——互联网的8亿用户中,80后甚至更年轻的人群占比86%,电商模式下,一个网络店铺本身就是一个媒体,而搜索模式是对广告最致命的打击。

对新世代来说,购买的全过程是百分百信息化的,这已经跟传统广告传播模式完全不同。当广告传播力图精准的时候,广告本身“广”的价值也变得非常有限。

■ ■ ■

新零售,新革命
新世代的消费革命是一个全新的不可逆的进程。人们认知半径和内容的极大扩张,源于互联网打破了时空的限制,当一个人的心智被改变后,便有极大的积极性和创意去获得他想要的内容。

袁岳认为,当下广告的创意形态基本已经属于“老世代”,由此来看,新世代的进程还未充分展开:广告界、营销界、管理界都尚未新世代化,只是在末梢消费和末端资源得到局部的展现而已。

“这是一个有待革命的城堡,很多都只是姿态的改变,‘装嫩’也好,让90后喜欢也好,都只是违背本心,而不是心理上的真正接纳、心悦诚服地把年轻人当老师。”对新世代美学、权威观和二次元的解读和挖掘,引发更多的往往是大部分人的围观而不是参与,而新商业时代需要从产品、架构和媒体渠道都由革命者掌握。

jacky _cheung江门演唱会订票

本文原载于公众号:袁岳幺零零幺
原标题为:式微的广告业是座有待革命的城堡,关键在于心智的争夺
本文经袁岳先生本人授权后发布,有删减,敬请关注原公众号阅读原文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