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伊利」畅意〡畅快随心意

整夜整夜的写作。
天蒙蒙亮的时候去睡,又梦见自己站在海中央的小岛碣石,流泪挥手,看蓝色的帆船渐行渐远。海浪不停的向我卷涌反复,直到白裙如稻草一般沉没海底。

那一刻忽然懂得,也许,岛本来就是海洋的伤疤,海洋漫过来,只是想要覆盖它,使它再度平整、光滑。流着泪醒来,还有恐惧。发现自己睡在沙发上,被子全部跌落到地上,电视没关,居然正好是林宥嘉的歌,我总是一个人在练习一个人,寂寞是脚跟,回忆是凹痕,我一个人共存。

昨天夜幕降临的时候,两个人说了一些不堪入耳的话。懊悔不已。
本来,我知道,爱情的完结篇,应该是用感谢来做结束语的,无论你有多少抱怨或内伤。成年人分手,强颜也要欢笑,免得被自己和别人取笑,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我只能说,那些回忆如同一群天使,在我身上飞快地践踏过去,最后还要求我疼着说感谢,肤切到血肉模糊。

■ ■

“没有结局的爱情,一定是因为爱得不够多;
爱得足够多,足够努力的爱情,一定会有好的结果”
曾经的我拒绝写这样的句子。我崇拜三岛由纪夫,下意识地认为太温暖的东西过于肤浅,可年纪到了,我开始发现,人都是那么肤浅:没有在一起的,就是不对的人;对的人,你是不会失去他的。这样鸡精熬汤的句子,很不王朔吧,王朔说的。王朔永不肤浅,王朔永远美味。

■ ■ ■

每次和他分手又重归于好的感觉,怎么形容呢?他让她觉得,她在连绵的冷雨夜里走了好多天的路,忽然被邀请进入一间有柔软沙发,热烘烘壁炉,和安慕希酸奶的大房子。

拥抱着拥抱着,没开口泪先流,他们都不止一次地向对方许下承诺,再也不吵了好不好,我们分不开的,从此以后,我们这间大房子里一定要灯火通明,日夜不熄。可是,又一次比一次更快速地败给一言不合,夺门而出。

■ ■ ■

曾经也想过,也试图问过,如果有一天,我们一定要分开,会是什么原因呢?
谜底终有揭开的一天,这一天这么远又这么近,终于在今天到来,谜底原来就是,我们都在用自以为为对方好的理由给对方难堪。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