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沙发」〡上万家庭的选择

CE:在中国做企业避不开政府,四川又是公认的官场动荡特别剧烈的地方,作为四川最大的民营企业,新希望却从来没有受到波及,你是怎么处理政商关系的?

刘永好其实我跟官员接触蛮多的。从最开始创业,我们跟村支书接触,跟乡书记接触,跟县委书记接触,到以后的市里面、四川省,乃至全国,接触很多。

我非常赞成习总书记讲的,“亲”“清”的政商关系。民营企业和政府可以亲近,但是要清清白白。我们在总书记讲的问题上做的蛮好的,我们从来没有给哪个领导送礼,我们坚决不这样做,做到规范治理,严谨治理。

靠我们的本事,靠我们的能力,靠我们的拼搏,靠我们的科技,靠我们的诚信赢得市场,赢得政府领导对我们的信任。

CE:新希望在接班人问题上是解决得比较好的,新希望刘畅已经能独挡一面。作为家族企业,怎么解决基业长青这个问题呢?

刘永好民营企业的发展要经过好几个坎儿。创业初期没有钱要拼搏,创业难,这是第一道;有一定规模以后,怎样处理好政府和企业的关系,很多人走捷径,跟政府勾肩搭背出问题了,这是第二道坎儿;第三道坎儿,就是转型创新,怎么转型,转不过来也不行;第四个坎儿,是传承。现在早期创业的一批民营企业家都五六十岁了,但还换不好代。

很多儿女不愿意接班,有愿意接的没几年玩没了。很多人认为我们几个坎儿都过的不错,特别是后面的传承。大家都认为刘畅很“英雄”,儿子也很不错。实际上传承不是传给一个人、两个人,更要传给一帮年轻人。当你把这些问题都解决好的时候,传承问题就解决了。

我对儿女,从小就让他们勤奋拼搏、吃苦,让他们跟社会接触。另外要有自信心,自信心来源于实践。比方我的儿子,从几岁开始我们出差旅游到哪里去,行李全都是他拿,我们坐头等舱,他们一定坐经济舱,他们一定都是旅游团团长,买票、吃饭、酒店全都是他们搞定。

另外让他参与一些活动,有一些社会的责任。我女儿很早就参与北大的光明行活动,我小儿子参加了金种子计划支持农业,我太太搞生命教育,我做光彩事业。他们的责任担当、组织能力,都可以在活动中得到锻炼。

同时不要张扬,脚踏实地做自己该做的事,要快半步,不要快一步。任何时候,不是冲到最前列,因为快一步往往重心不稳就掉下去了。快半步的话,那么踩实了可以比别人更快,不行的话退回来重新开始。这也是我的快半步理论。

CE:现在新希望也在重新配置自己的资产,甚至在做一些组织机构变革,这是你在消费升级时代下的一种新的思考吗?

刘永好五年前我们认真做了研究。2011年的时候集团销售额是800多亿,我们提出未来三年过千亿,结果2012年不但没过千亿,还比2011年少了一点,虽然少得不多。2013年仍然没过这个坎儿。

我们请了咨询机构来做研究,董事会专门成立一个机构来做讨论,通过大概半年的讨论,我们发觉,现在社会变了,市场变了,我们必须为消费升级,为了满足人们美好生活的诉求而变,否则没有任何出路。

我们研究新兴的科技型企业,无一不是从无到有做起来的;其次多是合伙制企业,激励机制、约束机制到位;第三多是有创新创业和新技术的武装;第四多是国内国际业务的结合。

根据这几点,集团提出一系列措施,首先是年轻化,能够带来活力。过去几年,整个管理层的年龄下降了超过15到20岁,我们从高层到中层到基层,基本实现了高层40多岁,中层30多岁,基层20多岁这个格局,过去公司高层的管理者都是50~60岁,现在都是40岁上下,如果把我开除的话,会更低。

我们成立了草根资本等这样的公司,草根资本就是合伙制的企业,经过了大概三年左右的发展,现在已经孵化出了几十家公司。包括围绕消费升级的冷链物流,保健品、调味品等方面,已经有一百多个合伙人。

我们变成一个平台型的企业,草根资本是个平台,下面有好几个产业,而这些赛道都是消费升级的赛道。草根资本在信息化格局体系下,五年以后再创立一个新希望,这是我们的目标。

馥蕾诗

原文作者:《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原文标题:追光者刘永好

以上资讯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非「CEO搜索引擎」立场,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