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沙发」〡上万家庭的选择

■ 序の

11月18日,我和含童狮兄约在泰然九路的漫咖啡见面。我和狮兄曾在去年大小同联合换届的会议上碰过,最近一次见面是在丽江熙熙攘攘的机场人海偶遇。回到深圳以后,狮子传开始进入采编阶段,我的第一位受访人,是2015~2016年度,小同服务队会长余建君先生,他推荐的接访人是含童狮兄。我当时就哇哦了,不得不感叹缘分是多么奇巧的事情。

采访前,我对狮兄说,我们可以敞开心扉吗?他用日语说,いいですよ。于是,我们就马不停蹄地开始了一场互相打量彼此心灵的回忆之旅。话虽这么说,其实这一场对谈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深入。不得不说,我特别感激这种信任,往往记者和受访人之间最需要的一点即是信任,这种信任有时是盲目的,也是一种难能可贵的默契。

■ ■ 日本社会公益議する|日本社会公益论

我是受地理决定论,语言文化论影响颇深的人。无论看什么,都喜欢从概览开始,欣赏别人也是,总要先看看这人视野如何,哪一学派及机构出身,他所受的训练是什么。了解清楚之后,人会自然呈现清晰的条理与结构,不再含混不清,可以化繁为简,疏而不漏。可在含童狮兄这里,我竟然发现我的地理决定论和语言文化论险失其效。

他在长春出生,北京成长,福建成才,留学日本。你一定已经看出来,他的第一第二和第三故乡,都是口音极难去除的地界,他却没有一丝的东北口音,没有京腔,没有hf不分的闽南舌头,只一口日语便让日本友人惊为同胞。

在我跟东哥见面的前两天,日本狮子会刚刚访问过深圳,东哥作为深圳狮子会区内大同服务队的本届会长和首席翻译官出席。他告诉我,日本狮子会的会员年龄普遍偏大,这跟日本是一个急剧发展的老龄化社会有很大的关系。除此之外,家庭制度的解体、日本式企业经营的动摇、社会阶层及社会流动的变化、社会意识的转变、城市化的强化等一系列社会问题,使日本社会长期酝酿着深刻的社会结构变革,同时也激励着日本慈善社团的公益之心。

■ ■ ■ ソフトバンクの天才論 | 软银天才

一个下午,我们从下午3点到晚上7点,聊天其实比两杯咖啡,和巧克力松饼更让人意犹未尽。聊了很多,但其中的一个关键词,是天才。他对我说,人分为很多层,有聪明,智慧,和大智慧,最上层的是天才。这个世界要进步,终不能一味循规蹈矩,天才就是来打破常规,改变世界的。

我问他,你呢,你是天才吗?他丝毫也不犹豫,我不是天才,我是一个普通的人,但我投资天才。这话乍一听来是虚怀若谷之词,细想还有投机取巧之嫌,实则包含无边智慧。唐朝韩愈就曾说过,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说的这个理儿就是天才常有,而发现天才的慧眼不常有。所以,你懂的。

■ ■ ■ 物語のある人 | 听有故事的人讲另一个人的故事

天才的话题在我们的交谈中持续了很久,而且巡回往复。含童狮兄心目中明星天才名单TOP 4是孙正义,迈克尔杰克逊,马拉多纳和崔健。对含童狮兄的这次访问,他用了很大的篇幅讲述软银和孙正义的故事,让我对孙正义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对一些时常套用在他和马云身上的传说的实际有了正解。含童狮兄对孙正义的赞赏身体力行,旷日持久,他曾在20年前,义无反顾,孤注一掷的把自己的全副身家押宝在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孙正义身上。

说起20年前,东京的那个雨季时,我似乎都能闻到空气里潮湿的气息,还有每当壮烈行为前总有天气助兴那种风雷激荡的气氛。他说,“我头一天晚上在电视里看到了孙正义,便毅然决定持有他的股票。于是,第二天中午,我兴冲冲的跑去野村证券,倾盆大雨,当时软件银行的股票忽高忽低,证券的职员反复劝我三思而行,但我就是那么坚持己见”。

可想而知,20年前,赴日初期,人民币20万,不仅仅是自己,还拉上了姐姐的全副身家,真是有点釜底抽薪,不成功便成仁的英雄情结。他说,买完后,软银确实像坐过山车似的,一度飙涨到20倍,40倍,有点和孙正义一起感受了一把做世界首富的感觉。但是,最低的时候,是股本价的六十分之一。纵然如此,也从未想过放弃,从没想过削骨割肉,依然坚持底部放量高低买进。不是别的,就是相信孙正义这个人,高位的时候,相信他能愈战愈勇;低潮的时候,愿意陪着他东山再起。

直到现在,20多年过去,他依然大量持有软银股票。他说,每年软银的股东大会,我都还积极参与。你想,能和如此这般的天才同场,看一眼,说一句,都能获得无比的满足感。围绕孙正义,含童狮兄还兴致勃勃的给我讲了许多故事,比如,他在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学习时,如何合纵连横发明袖珍翻译器,并申请专利之后卖给Sharp;还有他如何将游戏机从日本空运到美国,只入不出赚得盆满钵满,等等。

听完故事,我明白了,含童狮兄对孙正义的崇拜,与其说是对天才的礼拜,不如讲是英雄惜英雄的情谊。他们身上有一些共同点,是区别于常人的独到之处,比如独孤求败的投,与一掷千金的放。我想,从生到死,我们总是会心无旁骛,毫无功利的热爱着一些东西的。我甚至相信,他对孙正义的崇拜是一种毫无功利的爱。财富能创造财富,却无法创造智慧,智慧来自于自信、自尊、自立、自爱、自强,对智慧大爱的尊重,以及对小聪明的反感和厌恶等。所以智者首先是一个本色的人,然后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天才和伯乐同是智者,相映成辉。

含童狮兄是一个观点极其丰富和有趣的人,并且能够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自由出入,迎刃有余,坚守原则。甚至,他对事物认知的进入,路径和出口,让我对知识分子型的中年资本家,不,投资人,有了重新的认识和理解。比如,我们谈到伦理道德,伦理和道德,什么更重要,是长幼有序,还是先入为主悉听尊便;我们还谈到艺术,谈到流行文化,谈到Kiroro,中岛みゆき,他接受刘若英翻唱日本曲调,却不能认可张学友如是照搬,他的理由有道理规则也有人文情怀,让你不能拒绝。是的,他是一个因人而异有分别心的人,但他对待自己的人生同样如此,有属于集体的广袤天地,也有属于自己的秘密花园。

■ ■ ■ 東京ラブストーリ | 东京爱情故事

关于爱情,含童狮兄也没有对我只字不提。除了自己的,我们还分享了中日传说里的一些爱情故事经典。其实,关于爱情,发生在哪里都好,或圆满,或凄美,总是会有一些相似的逻辑。那么,其实,“完整的恋爱是不是应该这样的?用前一半的时间去得到一些东西,再用后一半的时间一件件失去。一定要留一些时间给坠落或失去,抛物线是最美的形体,自由落体的闭幕,才是一个瓜熟蒂落的爱情。

■ ■ ■ 走ることについて語るときに僕の語ること | 当我跑步的时候我谈些什么?

我采访含童狮兄的这天,是他坚持慢跑的第291天。我对狮兄说,我一直认为,自律是一种美德,一种令人闻风丧胆的美德。你想,原罪纵欲是人的本性,自律便是对自己下狠手,于己尚如此,于人存嫌乎?

含童狮兄不露声色,用村上春树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的两三句经典语录组合,便轻易打发了我。他引用道,村上是这么说的,“世上时时有人嘲笑每日坚持跑步的人。难道他们就那么盼望长命百岁?我却以为,因为希冀长命百岁而跑步的人,大概不太多。怀着长命百岁不打紧,至少想在有生之年过得完美这种心情跑步的人,只怕多得多。不论到了多大年龄,只要人还活着,对自己就会有新的发现。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