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沙发」〡上万家庭的选择

Editor View

2018年2月,我见到杨向阳先生,四季酒店,窗外风和日丽,全世界,怕是只有深圳的冬天这么温暖如春了。在坐的6~7个人,大多数是清华企业家协会的老友记,十方麟玺的创始人陈雪涛、他的被投企业,雷神科技的创始人路凯林也在场,大家团团围坐兴致勃勃地畅谈。大阳哥是柔宇科技的早期投资人,谈话过程中,他不时提到这家公司和创始人刘自鸿,还把刘博士的微信推给了我,他骄傲地说,他是个有故事的人,比我更值得写。哈哈哈。接下来一串标志性的笑声知道他的人自行脑补。

2019年,深圳IT峰会新闻中心,刘自鸿在演讲结束后,被媒体和工作人员簇拥着。他今天的演讲主题,是「感知、计算、互联」,话题是严肃的,充满了黑科技、大数据和方法论,但现场观众,特别是女性观众,全程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爱笑的眼睛。他上台前,原本拥挤的休息室和吸烟区人群形成了一波返程小高峰,有点万人空巷的意思。刘自鸿果然没让大家失望,他还在蓄须明志,但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蓄谋已久、才高行厚,内容里有原理、定理、公理,也有情理、伦理、心理,现场沉闷的空气被瞬间抽空,理由在台面上摆着,刘自鸿不仅颜值过人,而且机智过人,幽默过人。

作为大湾区乃至全国最晒¹的科技公司,关于柔宇的新闻一直热闹非凡。媒体兵分几路,传闻、揣测、非议和热议、佳话、传奇一样不绝于耳,这并不奇怪,有人明辨是非,就有人搬弄是非。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只会猛灌肥宅水,作为创始人却只能口服定心丸皮试强心针,语重心长或威逼利诱都好,都得说服自己先避开、再看开、三展开,权把透明清澈当做好事多磨,且不管那些来路不明、不明就里的好事者最终会否弃暗投明,反正没有孤注一掷,哪来焕然一新?

2020年,刘自鸿的母校,南城二中50周年华诞;2020年8月1日,柔宇即将迎来6周岁。而我第一次见到刘自鸿,是2018年06月26日,南都深圳举办“枢纽———十八周年生日主题活动”,那天我在离主席台非常近的位置,几乎是怼脸的距离拍摄刘自鸿,同场的企业界演讲人只得两位,另外一位是华大基因的CEO尹烨。刘自鸿在那场主题为《枢纽深圳的智造未来》的演讲中说,回国创业以后,让他很受触动的,是政府对于科技的敏感与热爱。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晴朗,嘴角上扬,站在我身边的编辑部同事,同时也是微表情专家的赤耳章鱼告诉我,他是个内心很坚定,思想很坚决的人,也是一个会用柔韧与责任回应信赖和托付的人。有这样的创始人举着手电筒,柔宇一定光芒万丈。

当时0.01毫米全柔性显示屏在实验室刚出来的时候,我们几个工程师拿着手机和地上的一个遮光板直接挡住上面的灯光,然后把那个屏幕放在一个纸盒箱上,我就用手那么轻轻一挥,那个屏幕就飘起来了

点击图片查看英文版

米白色背心、牛仔外套、条纹长裤、
白框眼镜、红色插花、白色插花均为Celine

HI

以下是《柔宇》公众号转发的链接全文,原标题为《创业8年,神秘的柔宇越来越透明》,文章来源于《新材料在线》,「CEO搜索引擎」执行主编龙昱璇经刘自鸿博士本人首肯并授权后转发本文。欢迎创始人们关注新材料在线,关注柔宇实力派,柔碎不可能。

“柔性显示不是一个单一材料的创新。”

“全柔性屏与市场上被称为‘柔性屏’的固定曲面屏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在《大国之材》约访刘自鸿前,柔宇方面一再表示希望我们详细科普一下全柔性屏与固定曲面屏的区别,为“柔性显示技术”正名。

2020年5月18日,深圳柔宇国际柔性显示基地对媒体开放了工厂参观,数十家媒体记者亲眼见证了柔宇全柔性屏大规模量产线,以及第三代蝉翼全柔性屏产品生产的全过程。

当天,柔宇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刘自鸿博士针对柔宇科技的战略、技术及产品,与参会嘉宾进行了深入交流。从此前对外界质疑的“不理不睬”,到近2年来的“愈加开放”,这样的转变让人们对“神秘”的柔宇多了许多了解。这对柔宇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用结果改变世界的总是那些勇敢的疯子,成功前被骂骗子,成功后被捧天才,一线之隔

I

“用结果改变世界的总是那些勇敢的疯子,成功前被骂骗子,成功后被捧天才,一线之隔。其实对于这些疯子来说,只不过是遵从内心和第一性物理学原理,踏踏实实做些喜欢的事情而已,无论这个过程多长多难,没有什么不可能。”

5月31日,“SpaceX载人火箭发射成功,马斯克离火星又近一步”。当天中午,刘自鸿在朋友圈转发了这条消息,并发出了如上感慨。或许他是在向创业偶像致敬,但在对他和对柔宇熟悉的人看来,刘自鸿更像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柔性显示”这个梦想,早在刘自鸿还在斯坦福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就开始萌芽了。回忆起那段“悠闲”的时光,他说,那时的自己有充足的时间可以天马行空地去做很多前沿性探索。当他意识到人类每天感知的信息几乎有70%来自于视觉,“显示”对人类生活至关重要时,“柔性显示”这个梦想便在他脑海里萌生了。同时,他认为柔性显示又能解决传统显示屏幕的便携性问题。

2012年,在美国IBM工作了几年的刘自鸿意识到回国创业的时机已经成熟,毅然辞职回国。这年,柔宇科技在美国硅谷、中国深圳及香港同步创立。“我们当时的想法就是希望能够用柔性的技术去改变世界,所以叫‘柔宇’。”显然,柔宇科技通过名字就充分表达了创始团队们改变世界的梦想。但这个梦想在那个功能机还盛行于世、智能机尚未普及的年代,注定要被大多数人认为是一种“疯狂”。这种“疯狂”的看法首先来自于投资界。

“我们早期去见投资人的时候,有些投资人回来跟我们说,‘我们去问了一些专家,他们说可能要30年至50年才能做出来,目前不太可能’。”据刘自鸿回忆,2012年公司刚成立时,整个社会几乎没人提“柔性显示”这个词,甚至并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也没有多少人相信这种科幻片里出现的东西能实实在在做出来。但柔宇这群“勇敢的疯子”,在不久之后便交出了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产品。

“当时0.01毫米全柔性显示屏在实验室刚出来的时候,我们几个工程师拿着手机和地上的一个遮光板直接挡住上面的灯光,然后把那个屏幕放在一个纸盒箱上,我就用手那么轻轻一挥,那个屏幕就飘起来了。” 刘自鸿一直对这个场景记忆犹新,甚至多年后,刘自鸿在全球各地公开演讲时,都会放出这段没有任何拍摄技巧的原始视频。

II

伴随着这片轻如羽毛、薄如蝉翼的0.01毫米全柔性显示屏在2014年的问世,随之而来的是柔宇的爆发和舆论的关注。

“那个视频发布之后,有很多人跑到我们公司来看,一开始还觉得是否只是一个PPT,只是一个小视频,然后到公司来看发现真的做出来了,可以摸得着。从那开始,我们清晰地感觉到行业中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去讨论柔性显示。”

与此同时,资本也开始涌向这个前两年还举步维艰的初创公司。2015-2017年,柔宇分别获得11亿元、5亿元及8亿美元投资,并在2017年的D轮融资后被评为“全球成长最快的独角兽之一”。2018年3月至8月五个月之内,柔宇就完成了3轮融资,融资金额并未对外界透露。此时,柔宇已经成长为一个估值超过60亿美元的巨型独角兽。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赢得了行业最热烈掌声的柔宇,同时也遭遇到最尖锐的质疑。融资多、估值高,市场上却并未见到成熟的产品,这直接招致了外界质疑和大量恶意评论。彼时,埋头苦干、几乎与外界保持隔离的刘自鸿及其团队正为产线建设、全柔性屏量产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无暇顾及外界的声音。

自2014年第一片全柔性屏生产出来后,柔宇就开始致力于该产品的量产。这时,摆在刘自鸿面前两个选择:一是把技术卖出去,拿着钱去做别的事;另一个选择是自己建工厂,实现全柔性屏的量产。第二条路明显要比第一条艰难很多。

“最开始我们是考虑做一个偏技术型、轻资产的公司,可技术出来后,生产线、设备、产品面临的一系列问题都是史无前例、毫无经验可借鉴的,都找不到很合适的合作方,所以我们最终决定自己干。”

2015年,柔宇在深圳的首条超薄柔性模组及柔性触控量产线启动运行。同年,柔宇在深圳筹建全球首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全柔性显示屏大规模量产线。2018年6月,这条总投资超过110亿元的产线正式点亮投产,在全球率先量产全柔性显示屏。在其后的10月,柔宇又领先发布并量产了全球首款折叠屏手机“柔派”。

但关于柔宇的质疑和争议从没有停止过,焦点之一就在于其能否量产。对于柔宇提出的“全球首条全柔性显示屏量产线”,其量产规模和良率也一直是个“谜”。而此时的刘自鸿,坦然了许多。“我觉得被质疑很正常,选择一个全新的方向就必然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挑战和质疑。一个团队、一个企业存在的价值就是去解决问题,当你看到这些挑战和问题的时候,那说明你看到了价值的方向,这应该感到很高兴。”

III

2019年春节刚过,刘自鸿立下了蓄须明志的决心。2019年9月底,刘自鸿在朋友圈写道:“蓄须明志200日,一段光阴的故事,铭刻在心。再回首,尽是感恩。”或许是产线的顺利投产及全球首款折叠屏手机的发布,让公司的全柔性显示技术步入到相对稳定的发展阶段,刘自鸿终于可以给社会大众一个相对可见的“交代”,更多人开始理解柔宇,相信柔宇

2019年5月30日,柔宇正式向外界开放了正在运行的柔宇全柔性屏大规模量产线,展示了柔性OLED屏镀膜、切割和添加触控模组点亮等生产环节。随后,刘自鸿在接受媒体访问时,首次公开回应所有质疑。也正是从这时起,柔宇开始花大力气向各界说明柔宇的“全柔性屏”与市场上也被称为“柔性屏”的固定曲面屏是两种本质上完全不同的技术。

2015年,智能手机屏幕出现一种新的形态——两侧有点弧度的曲面屏手机。在当时的宣传中,曲面屏手机就被有意无意地称为“柔性屏手机”。以至于到2018年,柔宇的可折叠柔性屏量产后不得不在“柔性屏”前冠上一个“全”字。那么,2015至2018年间柔宇为何没有像现在这样积极去科普“全柔性折叠屏”与“曲面屏”的区别?或许,这正是刘自鸿柔宇的一贯作风——“用结果改变世界”。

如今,已经推出了两代全柔性折叠屏手机的柔宇可以直接用产品有力地诠释被误称为”柔性屏”的“曲面屏”与真正的“全柔性屏”这两个产品的区别。

据了解,目前柔宇和LV、空客、丰田、中兴通讯等国际级企业的战略合作正在顺利推进当中,甚至在格力的京东店铺里也早已出现了搭载柔宇柔性传感模组的无叶风扇量产品。当然,刘自鸿也希望所有人给柔宇更多的时间和理解。“折叠屏手机它是一个新生事物,它的交互方式产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对应的硬件、软件、操作系统、商业模式都产生了变化。它是一个颠覆式而不是前十年渐进式的变革,我们可以10年之后再来看这件事情。”

诸多材料专家及企业家都曾提到,任何一项新技术、新材料,从诞生到成熟都至少需要8-10年的时间,不仅是做科研要有耐心,做技术创新型企业同样要有耐心。刘自鸿对此也深有体会,“所有的新产业、新技术进入到市场,其实都像把一杯水倒到一片泥土里面,它的渗透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比如电动汽车,十几年前大家可能会觉得很遥远,今天我们已经看到它的渗透力越来越大。”

历史兴衰的背后或许有这样的规律:悲观者往往是对的,但成功的人往往是乐观者。但愿乐观的刘自鸿柔宇,能够让“柔性显示”这个改变世界的梦想在即将到来的万物互联时代,成为现实。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