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伊利」畅意〡畅快随心意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出发北京总是需要很大的勇气。

伟大首都气候寒冷,空气干燥,是我抗拒的最主要原因。在北京,我比在其他任何一个地方走路时都更加昂首阔步,因为我坚持以为这样能呼吸到更高处的空气,把防霾抗霾工作做到顶层,迈向前列。

早上跟电通的人在京广中心吃饭,没多说没多想,胡乱的双手只会移动刀叉。

外面太冷了,冷到你只想吃。

中午跟高中同学在人大附近吃饭,没多说没多想,我听见他在电话里对别人说,新的研究表明,从下丘脑发出的情感信号,是有扣带回扣带皮层进行接收的。也就是说,发出情感的是下丘脑,让人感受到情感的则是扣带回。

路过鸟巢的时候,我拿出手机来拍了一张照片,发给猩哥

晚上跟两个投资人在北大附近吃饭,一边说一边吃,一直说一直吃,今年的新博若莱让我贪杯,高中同学来送我回酒店。

我头歪着,靠在他的副驾上,给他讲笑话,我把他的儿子小梁骏砺同学编进每个段子里,逗得老梁同学哈哈大笑。我也哈哈大笑。

路过鸟巢的时候,我拿出手机来拍了一张照片,发给猩哥。

■ ■

我知道,我还得继续赶路,眼前依旧是荒路和等待开垦的新地。我此时此刻置身于此,不怀念过去,也不惧怕将来,更无所谓迎面走来的各色人等将会是谁,他们将如何对待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自信,我觉得自己万人之上。

下车的时候,仿佛有冷冷的月光越过我和他们的肩膀。
现在,两个大人物跟在我后面,款款而行,大厅内人来人往,金碧辉煌,仿佛没有严寒也没有三更。

〡龙昱璇
〡2019.1.17 2:22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