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沙发」〡上万家庭的选择

_____

既已自嘲“ 一颗低调内向腼腆传统保守无缝的蛋”,Rokid创始人Misa,便以不接受采访闻名。

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连他公司的PR也弄不清老板的真姓大名,“大概姓ZHU(一声)吧。”她犹疑着说。

这位阿里巴巴最神秘的部门—M工作室的前掌门人,在IT江湖上素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姿态行走。

长刘海遮住了大半个额头,繁复花纹的牛仔裤、短靴、黑框眼镜、披肩长发,机车夹克再加上尤达大师玩偶,这个世俗眼中的钻石王老五,一身硅谷标配行头,作得特立独行。

在市面上偶尔流露的罕见照片中,这位被IDG资本副总裁楼军戏称为“中国的乔布斯”的男人,总喜欢坐在地板上,倚靠着墙,拿起手机颓颓地玩自拍,偶尔躲在角落的木工房自娱自乐,一副“浮游在边缘人”的文艺范。

在融资额度浮夸、随时准备开产品发布会的创业圈,Rokid团队同样以高冷的另类姿态著称,动不动就摆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

不过,他偶尔开口,口气之大就让其他同行闭不拢嘴。在难得的对外发声中,Misa曾好不谦逊地宣称,他和团队相信,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谷歌。

虽然很少露面,但江湖上早已到处是这位硅谷“鬼才”的传说。国内的创业圈里,人人都知道,他们Rokid机器人今年刚推出,就拿了CES(国际消费电子展) 2016的创新奖。虽然这一年,全球的获奖者高达27个。

“这样的姿态是公关套路吗?”9月26日,在他的办公室,这样的问题并不够礼貌。

他突然咧开嘴,笑了。

_____

Live君,人物Live,人物访谈,人物Live公众号

10月9日,这家外人眼中略显神秘的企业,刚刚宣布完成B轮融资。尚珹资本领投,估值4.5亿美元。

虽然迄今为止,他们每台5280元的产品,卖出不过1000多台。但本轮融资,Rokid的投资人几乎全部跟投。

意料之中,融资消息没有通过任何媒体首发。Misa在Rokid公众号上发了篇文章,就算是融资消息的官方口径了。

其后,各媒体的融资消息下也陆续发布。与天使轮、A轮闭口不谈相比,Rokid的B轮融资倒也算很高调了。

「太有钱了」,这是共同认识Misa的人在提及他时最常说起的信息。

Rokid核心技术是远场声音控制,实现难度太高。也正是没有短期生存压力,才能够从容不迫地养着团队,慢慢打磨产品。“在资金问题上,倒是一直没太为难”。

两年过去了,Rokid卖出去1000多台,每台5280,融资三轮,估值4.5亿美元,在北京和硅谷建了两个研发实验室,在北京有一家线下体验店,团队人数近百人,还有一支20人的全职博士研发团队。Rokid体验房车正在计划中。

同样让人羡慕的,还有Rokid的办公环境。

不规则几何形状的建筑被溪水环绕,周围是四季茂盛的湿地树林。从整面的玻璃墙望出去,满目风景。正是秋天,隐隐约约有桂花香,屋外放着几把椅子几张桌子,木制的桌子上偶尔会爬上来一只小蜘蛛。

黑色T恤,朋克风牛仔裤,头发略长,鼻子上一副黑框眼镜,下巴上蓄着胡子,看上去是个正处在耍酷年纪的少年。

Misa手里拎着杯子,从办公室的最里面跑出来,跟我打了个招呼,一转身,就轻飘飘地跳上了旋转扶梯。

■ ■

Rokid的办公室,就坐落在杭州西溪湿地内,高德地图上标注的名称是“Rokid全球研发中心”。

第一次见Misa,是在天使湾资本的活动现场。

一阵摩托车声音驶近,Misa一身机车行头,摇摆着晃进来。

台上的第二个嘉宾正在放PPT,准备演讲。天使湾的老大庞小伟,却激动地搂着Misa的肩膀冲了上来,急着给大家介绍。

「这是个极客」,「他们公司很有钱」,是这番推介的两个关键信息。被介绍完,Misa慢慢悠悠地从长长的阶梯上离开,旁若无人。

“这家伙是园区的地头蛇。”天使湾合伙人子皮调侃说。

第二次见到Misa是在Rokid公司。当时跟同事一起过去拜访,想邀请Misa参加一个智能硬件活动。办公室里员工每个人桌子上都摆着一台Rokid,「若琪」的声音不时响起,因为相互之间离得太近,你唤醒我的Rokid,我唤醒你的Rokid,这样的场景不停地发生。

那时才知道Misa开会时骂人的另一面,严肃程度让整个会场的气氛僵硬,直到有员工的PPT受到他的赞誉。

后来,Misa在办公室里游走,看得人心焦。回头再看他,却已在球状吊椅里窝着睡着了。

■ ■ ■

Rokid的体验室在二楼。

这是一个为Rokid搭建的实验环境,墙上挂着自动窗帘,还有落地灯、台灯等。把Rokid唤醒之后,便可以用语音为Rokid下指令。

“若琪,把窗帘关上”,墙上的窗帘缓缓打开。

“若琪,把台灯关掉”,台灯随之熄灭。

通过语音识别,Rokid可以听音乐、查天气、控制智能家居,并且通过接入第三方软件,还能够讲故事、玩游戏,并且会不断“自我学习”。

“最重要的是实现人与机器的平等,不再是人去学习去适应机器,而是两者可以相互沟通,用彼此都适合的方式,无论是手机还是键盘,都需要人去适应机器,这不是最适合的交互方式,语音才是,这是最自然的交流方式”。

目前,Rokid 10米以内的远场声控准确度可以达到90%以上,而大多数的第三方语音技术只能做理想环境近场识别。

Rokid的声音是成熟性感的女声,很容易让人想到电影《her》。不过,除了表意精确的天气、音乐、窗帘等词语之外,其他意义模糊的句子,它依然只能说,“我不明白”。

在体验室里的Rokid是智能家居终端,但现实中很少有这样理想的环境。在一家公司,我看到Rokid被放在前台的位置,人来人往,很少有人停下来,对它说“若琪”。

■ ■ ■

五年前见过他的盈动资本创始合伙人大象,死活记不得自己听过Misa的本名。这位出身江西的老男孩,中文名字是祝铭明。

十年前,同样的名字曾出现在“2006杭州市优秀新产品新技术奖三等奖”的名单里,2003年,同名者开过一家名为“索斯科技”的小公司,地点就在如今屌丝创业者依然喜欢的杭州文二路节能专家楼里。

但这段历史早已湮没无闻,不在成功史的书写之列。有关Misa的一切神秘传说,是从2009年开始的。

2009年12月,前几天刚宣布创业的IT红人冯大辉,在推特上记录了一家叫猛犸科技的公司。“猛犸科技这家颇具神秘感的公司终于崭露头脚(角),相信下一周有更多的讨论和介绍”。这则推特发于猛犸科技的产品发布会,发布会上创始人演示了他们的手机虚拟机技术和无限互联网平台解决方案。

这名创始人正是Misa。“这是一家颇为神秘的初创公司,甚至官方站点到现在还没有正式对外开放,不过已经得到了阿里集团旗下子公司淘宝的大力支持。”冯大辉在2009年的潜力公司盘点中,再次提到Misa和猛犸科技。

2010年6月,阿里巴巴收购猛犸科技,Misa也随之进入阿里,成为阿里神秘部门M工作室的负责人,负责当时阿里人像识别、智能语音、体感等技术的开发。

后来,这位外人眼中的“天才少年”套现出走,完成原始积累,就此成就了另一个创业神话。

当别的创业者仍挣扎在生死边缘时,Misa需要想的却是怎么玩的漂亮。

作为创业者,他对投资人说,“如果要投资我,希望你们相信我。对这事你们产生犹豫,我随时把钱给你。我需要的是让我们变得更好、提出更多挑战的投资人,而不是只有钱。

从IFR(国际机器人联盟)的推断来看,服务机器人是蓝海。虽然很多人相比于软银、阿里、鸿海、直接面向B端的Pepper,选择2C的Rokid看似前景并不乐观。

吃这套的人还不少。第一笔,他就拿到了IDG和线性资本等投资人数百万美金的天使,然后不断开启受追捧状态。“这个项目即使失败我也不后悔。我们就是要投这样有创新性、有理想的创业公司。”IDG资本副总楼军像热恋少年一般表态。

他在北京和硅谷设置了办公室,第一时间从硅谷抢人才的故事,已经成为这个日益沉寂市场的谈资。

“我们不只是在探索科学的边界,更多是想找到科技与产品的结合点。”他如是对我说。

■ ■ ■

与保持神秘、低调相反,Misa的喜好足够高调,常被调侃“那人,那车,那大狗”。

“有人问我Rokid是什么?当我想要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脑海想到的却是那人、那狗、那墙上的球、那个尤达大师公仔、那座隐藏在西溪湿地里面的Misa咖啡馆、那个木工房、那辆摩托”。

Rokid公司入口处停着一辆黑色和红色相间的乌拉尔挎斗摩托,走进去又是一辆米色的snake motoes,都是Misa的私产。自从开始玩摩托车,Misa的衣着风格也开始变化,机车夹克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

他也喜欢狗,现在养着一只体型庞大的纽芬兰犬,骑摩托车的时候会带它兜风。

在西溪邬家湾入口,有一家米萨咖啡。因为喜爱咖啡,他在公司附近开了一个与自己同名的咖啡馆,里面摆满了机器人模型,墙上贴着摩托车的海报。

说起为什么做Rokid,Misa只给了两个字,“好玩”,一群人有成就之后,就想做一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Misa从小喜欢爱玩机器人、爱拆各种零件,是STAR WARS的脑残粉,恨不得每件T恤上都是星战主题。听起来,这是一个老男孩实现童年梦想的故事。

在实验室,我悄声问Rokid:“若琪,Misa是谁?”

“我不明白。”Rokid屏幕上的球状光斑左右摇摆,像不停地摇着头。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