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沙发」〡上万家庭的选择

1983年出生的刘自鸿,头上顶着太多的光环。

17岁成为江西省抚州市高考理科状元,曾获全国奥赛物理一等奖、化学一等奖,23岁从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26岁获得美国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博士学位,而且是斯坦福校史上罕见的用时不到三年即完成博士学位的毕业生,29岁在美国硅谷和中国深圳及香港创立柔宇科技。
曾当选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青年领袖”、福布斯“中美十大年度创新人物”、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全球“35位35岁以下创新者”、财富“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获得“中国五四青年奖章”……

■「掰弯」世界

记者面前的刘自鸿更像一个健谈的阳光大男孩,帅气、自信,没有传统理科男的沉闷,除了不能说的核心技术秘密以及不愿多谈的私人问题,刘自鸿几乎知无不言。

话题从最近大热的折叠屏手机说起。2018年10月,柔宇在北京发布全球第一款消费级折叠屏手机FlexPai柔派,它展开就是大屏Pad,折叠后就是智能手机,而且能在180度内自由弯折,不怕碎屏不怕摔。柔宇之后,三星、华为陆续发布折叠屏手机,这种原本在一些人眼里还有些科幻感的产品进入更多人的视野。

从2006年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的草坪上天马行空想到将柔性屏作为博士研究方向,到2018年在深圳点亮投产全球首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类6代全柔性显示屏大规模量产线,再到发售全球首款真正的消费级可折叠柔性屏手机FlexPai柔派刘自鸿和团队走了12年。

柔派问世,被英国BBC评选为世界通讯历史上最具有代表性的手机创新产品,也是近30年来唯一入选的中国品牌,还被Android Authority授予2018年度安卓最佳创新奖。

在2019年上半年举办的美国CES、西班牙MWC等展会,柔宇柔派是唯一可以让观众随意体验的手机,受到各国观众欢迎。

为什么柔宇能领先发布第一款可折叠柔性屏手机,引领柔性屏折叠手机的国际潮流,并且做到“买得到、买得起、用得好”,也成为多家国际媒体关注的话题。刘自鸿回答得非常坚定:柔宇是全球最早专业从事彩色柔性显示技术研究开发的团队之一,多年来专注于柔性屏领域从0到1、从1到N、从N到N+的创新,非常专注,死磕到底。

柔宇十年如一日地在柔性显示这个“无人区”开拓,对柔性屏的理解和应用创新有长期的积累,而且在此基础上用了三四年的时间才精心打造出FlexPai柔派这款产品。

折叠屏手机的核心技术是柔性屏幕,柔性屏幕本身是柔宇开创和引领的全新产业和国际潮流,是真正的自主知识产权科技创新。

然而,在柔宇成立时,柔性显示还是一个非常新的领域。“我们就好像在无人区自己拿着手电筒挖地道。”刘自鸿说,尽管困难重重,但柔宇选择柔性屏的创新方向后,多年来从来没有怀疑过。

■ ■ 人生选择三原则

刘自鸿从小就喜欢物理,12岁就开始读爱因斯坦、麦克斯韦的书。不过他不像人们想象中的名人成才套路那样,幼时就有一个科学家的梦想。

刘自鸿似乎早早就形成了自己的判断,选择多是跟着内心走,同时被理性左右,“做自己喜欢做并且擅长的事情”是他的原则。因为喜欢物理,也自认为这是自己擅长的领域,刘自鸿将自己的未来与物理联系起来。

在参加高考前夕,刘自鸿因为竞赛成绩优秀,获得了清华大学化学系的保送名额。这种机会对一般学生来说机不可失,即使未必喜欢这个专业,一些人也会选择先进入清华再说。在众人不理解的目光中,刘自鸿却“任性”地放弃了保送的机会,理由是他对物理更感兴趣。

尽管是临时抱佛脚从竞赛型选手转而准备高考,17岁的他成为江西省抚州市理科状元,如愿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

面对人生道路上的选择题,刘自鸿始终坚持三个原则:做自己喜欢的事,做自己擅长的事,做对社会有价值的事,“当这三个原则能统一的时候,我才会去选择”。

当然,刘自鸿并不认为当科学家和创业者是完全冲突的,“能把科技和商业结合起来更好”。在他看来,社会发展需要“技术+资本”双轮驱动,一个产业才能做强。如果只有技术没有资本,很难做大;如果只有资本没有技术,就会比较虚。

大学之前,刘自鸿的主要精力放在学习基础课程和发展兴趣,进入大学之后,刘自鸿调整了自己的学习方向和心态。在清华大学这个更加开放的平台上,刘自鸿学好专业知识之外,参加了多个艺术团,接触到几十个不同专业的校友,这种跨界给他带来了不少启发。

虽然这种课外活动无法定义到未来能做什么,但在团队管理、团队合作等方面形成了潜移默化的作用。这段经历对刘自鸿多年以后的很多想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时至今日,刘自鸿的部分创新理念和思维习惯都可以追溯到大学时代。

进入清华大学之初,刘自鸿的想法很简单,要把工程技术做好,但清华的创业氛围慢慢地影响了刘自鸿的想法。2003年参加全国大学生“挑战杯”科技竞赛时,20岁的刘自鸿拿到了个人特等奖和全国总冠军。在多个比赛的不断激励之下,刘自鸿更多地聚焦在如何把技术转化到产业上。等到2006年远赴斯坦福大学求学时,刘自鸿的想法已非常坚定。

两个母校给刘自鸿带来不同的影响:清华大学“行胜于言”的校风让他更懂得脚踏实地的重要性,斯坦福大学教给他更多的则是“让自由之风吹行”。

2009年博士毕业后,刘自鸿在IBM纽约全球研发中心工作了两三年。2012年,刘自鸿正式在美国硅谷、中国深圳及香港创立柔宇科技,不到6年估值约50亿美元,成为全球成长最快的独角兽创业公司之一。如今,柔宇已成为全球柔性显示、柔性传感、柔性屏手机及相关智能设备的领航者,在国内外储备2500余项核心技术知识产权,并将产品销售到20多个国家和地区。

■ ■ ■ 春晚「网红」产品

柔宇科技E轮的估值已经达到50亿美元,公司现有来自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300余名员工,但在其他公司称公司高层为“X总”不同,柔宇员工对刘自鸿的称呼是“刘博”。

刘自鸿笑着告诉记者,柔宇科技创立之初只有几个成员时这么称呼,后来一直延续下来,他自己最喜欢的“身份”其实是工程师。创业前两三年,他80%的时间分配在研发上,现在也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分配在技术和产品开发等相关工作上。

外人会想当然地认为,对于一个理工男出身的创业者,管理公司似乎更难。在刘自鸿看来,技术研发和管理公司都有难处,由于二者是不同的领域,很难比较。技术上解决问题,需要有行业的积累及创造性的思考。管理公司更多的是对人性的理解,想办法让一个团队往一个方向使劲。

做了6年多的公司管理者,刘自鸿也有了自己的心得,“划船不是人越多越好”。

一个人划船航向很直,速度也会比较快。如果更多的人一起划船,如果节奏一致,会划得更快,如果节奏相反,船反而会走不动。当公司员工越来越多时,怎么样让大家在一个节奏上、有共同的理念,管理者对所有团队成员的能力、知识以及他们适合的角色都要有清醒的了解和认识。管理者需要做到,不管团队多大都能发挥最高效应和组织效能。

过去几年中,刘自鸿带领柔宇的数千位“船员”一次次到达目的地。

“快看快看,那些不是普通的衣服,上面还能显示各种各样的画面!”2019年2月,猪年除夕夜,当央视春晚的镜头摇向深圳分会场,30位舞蹈演员身穿的演出服吸引了众多观众的目光,只见柔软舒展的衣面上,画面高清,跟随音乐的节奏变化,充满科幻感。

这是央视春晚37年以来首次采用全柔性显示屏参与节目演出,也是全球首款大面积使用柔性屏的舞蹈服装首次公开亮相。每位舞蹈演员身穿的“柔衣”由32片轻、薄、柔、艳的全柔性屏组成,所有屏幕的总重量仅相当于半瓶普通装矿泉水,画面很快在网络上流传开来。

这30套舞蹈服装上使用的960片柔性屏就来自柔宇科技全球首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类6代全柔性显示屏(不同于传统固定曲面显示产品)大规模量产线。

不仅如此,这条生产线上量产的柔性屏还用于柔宇研发的世界首棵5米高全柔性屏大树,大树上柔性屏“树叶”可以像真实树叶一样随风飘动,体现了科技与自然的完美融合,在2019年深圳春节联欢晚会主舞台醒目位置亮相。

在万众瞩目的背后,是柔宇人的厚积薄发。2014年,柔宇在全球第一个发布了业界最薄、厚度仅0.01毫米的柔性显示屏,引领了柔性显示和柔性电子产业的国际新潮流。

2015年到2018年,从占地面积近10万平方米的一片荒草地开始,前前后后6000多位人员参与奋斗了约两年,柔宇点亮了柔宇科技全球首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类6代全柔性显示屏大规模量产线,并且迅速获得多个行业的大额市场订单。与照搬国外曲面显示技术路线的传统面板厂商动辄投入几百亿元的代工产线相比,柔宇科技完全自主研发的全柔性显示屏量产线良率更高,投资成本更低,产品的柔性和显示性能更加优越,是真正从0到1、从1到N、从N到N+的自主科技创新的最好证明。

刘自鸿认为,这个世界难得的是“原创思想”和“独立判断”精神。千万不要人云亦云跟风做事,最后出了一堆毫无技术含量和创新性的垃圾产品,即使能短时间盈利,也无法获得国际市场的尊重,这不应该是当代人的追求。

与市场上现有的平面或固定曲面显示屏不同,柔宇科技量产的全柔性显示屏在用户手中也可以实现自由弯曲、折叠、卷曲,不仅具有AMOLED的鲜艳色彩,而且拥有大色域、强对比、广视角、高清分辨率。近几年来,柔宇量产的折叠屏手机柔派、高清柔性屏时尚衣帽、柔性广告屏、柔性屏智能音箱、柔性屏智能家居和智能交通产品、智能手写本柔记、美颜自拍杆、无线透明电话等等已逐渐走入人们的生活。

■ ■ ■ 先打更难的球

在今年春节前,刘自鸿在微博上发出了一个单手完成20个俯卧撑的短视频,引得不少网友点赞。

刘自鸿认为,创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需要很多的努力和付出。一个人年轻时精力充沛,精神和思想上正在快速成长,是最适合努力的时机,因此应该努力做到最好,“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他推崇“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句谚语。

刘自鸿将人生的这种道理与打台球相比。他已经打了20多年的台球,发现初学打台球者最容易犯两个错误:第一个错误是几乎毫无例外地选择打台球的中间点,虽然比较稳,但台球只会走直线,无法绕开前面挡路的球。在打到一定境界之后,台球整个面都变成了击球点,“我至少会打9个点,上、中、下各3个”。打每个点时,球的旋转方向都不相同,会产生左旋、右旋、上旋、下旋,能巧妙地绕开挡路球,“如果创业也和打台球初学者一样跟随大流,即使花费了很大精力,结果收获的也只会是懊恼和沮丧”。

第二个错误则是会选择离袋口最近、最好打的球,有经验者则会考虑全局,尤其要考虑白球的走位,考虑的结果往往要先打更难的球,“做事情也是一样,不能只考虑眼前”。这些在别人看来是细枝末节的事情,往往能给刘自鸿带来不同的启发,在他之后的学习和创业中,都带来了很大的帮助。

早在学生时代,刘自鸿就喜欢做一些小发明、小创造,比如组装收音机等。刘自鸿发现,拼拼凑凑式的组装花了不少金钱和时间,但价值远远小于一些企业对关键部位的创造。这在别人看来或许只是小事,但那时的刘自鸿已能想明白其中的道理:如果没有自主核心技术知识产权,不管投入多大的资源,赢得的认可也会很小。

从那时起,刘自鸿就决定,要有颠覆性的想法和创造力,用异于常人的想法做事,同时还要敢于自我否定和自我颠覆。

从17岁成为高考理科状元到知名独角兽公司的CEO,开创和引领了柔性屏折叠手机国际新潮流,刘自鸿的人生道路在外人看来非常顺利。除了天赋、运气、多年的积累,常年平均每天18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也不是一般人愿意接受的,但刘自鸿乐此不疲。

在他看来,创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创业道路上充满艰难险阻。只有坚持做对社会对产业有价值的事情,同时坚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且是自己擅长做的事情,创业者才能克服种种困难,扛住各种磨砺和挑战。

展望未来,刘自鸿认为信息社会主要集中在人机交互、人工智能和万物互联这三个方向。人工智能负责决策、分析、思考,人机交互负责人与机器交互的方式,这两者结合之后再通过万物互联,将一个个个体联结起来。人机交互、万物互联正是柔宇科技专注的领域。

刘自鸿以折叠屏手机举例说,柔派不只是一个手机,更代表一种全新的人机交互的方式,就像触摸屏手机刚开始普及时,一些人会觉得只是屏幕变大了、能触控了,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人类的衣食住行都离不开手机;就像3G启动之初,一些人会觉得没多少人会用手机看视频,4G推广之初又觉得速度未必需要那么快,但大家都能看到,柔性屏折叠手机已经成为手机行业的一个趋势。

不循规蹈矩,遵从内心的想法,刘自鸿在原始技术创新的路上充满方向感,厚积薄发,引领了柔性屏和柔性屏折叠手机的潮流。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