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肤佳」〡超人妈妈 超级保护

同名时装品牌Tony&tony’s压轴

2019年3月20日晚,AW/深圳时装周时尚教父Tony的同名时装品牌Tony&tony’s压轴。这场秀很特别,不仅是因为Tony&tony’s艳压群芳,众望所归,还因为我,

是的,邀请我看秀的是Tony&tony’s的创始人、时尚教父——Tony先生,而我邀请的看秀嘉宾,是柔宇科技(ROYOLE)的品牌负责人,Florent——孟志赟先生,so,you see,Tony VS Florent of FlexPai,这就是一次别开生面的TF Boys Conference。

原定22:00的秀,整整迟了20分钟还没有开始,22:21分,还有最后一波观众在疾步入场,媒体被限量等候,黑衣人拦住没有邀请函的群众,尽管如此,现场还是人满为患,摩踵擦肩。

捷克隽逸助阵压轴秀
绝不畏惧,始终胸有成竹

Tony在场内上下行走,不断迎接他的朋友,安排他们入座,与他们挥手,示意,握手,拥抱,还有粉丝跑过去跟他道贺,索要签名,他一如既往地,对每个人输出热情、善意,尽管这个时刻争分夺秒,非同寻常,但他依旧一如既往地,从不拒绝或阻止任何人的心意,就像他的时装设计一样,无论如何大开脑洞,初衷亦是为了让人们更加接近自由。

所以,如果单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多年来我最欣赏Tony的就是,他绝不畏惧,始终胸有成竹,对这种最后关头的焦急感迎刃有余,一切似乎看起来一团急促,最后又绝对可以一一就位,人人碌卡。

show girls
科技美学让“现在”与“过去”的美好在“未来”共存共生

最新一季的设计主题,叫作数字窗花。Tony&tony’s在一如既往地坚持使用传统手工艺的同时,融入了科技美学,让“现在”与“过去”的美好在“未来”共存共生。像开场前,主设计师Alex在大屏幕上说的那样,传统手工是个自带画面延展的词,唇齿碰撞发声念出的同时,能在大脑自动描画出老翁、妇孺在古镇的小院门外,对着青石板路编制竹筐、剪纸钩花的场景。

2019A/W系列,Tony&tony’s从智能科技与传统手工两个技术端点的冲突中得到启发。从“窗花”这一充满美好象征意义的古典意象出发,用激光切割、材质对比拼接等手法,完成融合当代新潮与复古风格的全新表达。但身处高速发展的今天,如何在传承的基础上为“传统工艺”注入新的血液,也是各行各业积极探索的开放式命题。

柔派手机" alt="FlexPai柔派手机" />
Florent于是鼓励我们将手放在FlexPai上触摸,并折叠

孟志赟先生,Florent坐在A区2排1号,暗黑敞开,从身穿镜面材质,自带太空感的模特出场之后,他的双眼就real锁定了T台,并且像普通观众一样,不时用手中的FlexPai拍照摄录,意犹未尽,

作为中国最前沿最硬核的科技公司的高管,我想,他眼里看到的绝不仅仅是时装,而很可能是,材料的重要程度究竟还能够达到怎么样的高度,这样的质感命题。尤其是在掰弯这项工艺上,设计师和开发者是如何令最不听话的材料,展现出枉直随形的神情与能屈能伸的态度。

秀开始前半小时,Florent在VIP室候场,他手里拿着FlexPai,递给服装协会主席沈永芳女士,当时我就站在他们旁边,Florent于是鼓励我们将手放在FlexPai上触摸,并折叠,在他看来,这正是FlexPai独有的体验和品鉴维度,将手指置于屏幕上,或用手腕的力量将它掰弯时,触感比任何表述都更直接有力。

捷克隽逸现场LIVE劲歌
柔碎不可能,也是横向纵览世界

著名歌手吉克隽逸女士为整场秀演唱LIVE,谢幕的时候,Tony在介绍品牌主设计师Alex时这么说的,我们是从公关过渡到时尚的,迄今为止,作为中国公关行业的头牌,世纪樱花旗下的地产公关依然是Tony时尚集团的营收支柱,

所以,如果不是沿途一直观察Tony&tony’s ,我可能会这么评论,时尚正逐渐成为商业利用的工具,但Tony不是,真正吸引他投入其中的,正是艺术创作的复杂性,多样性,这是美学,是仪式,是柔碎不可能,也是横向纵览世界。

柔派手机" alt="FlexPai柔派手机" />
柔宇和Tony&tony’s一样,正带领文化和科技施展魔法" alt="柔宇和Tony&tony’s一样,正带领文化和科技施展魔法" />

大秀结束,主宾尽欢。在走出秀场的人流中,我和Florent看到有人拿着柔宇的柔性屏手挽袋在Tony&tony’s的巨幕前自拍,

“科学与艺术都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东西”,孟志赟先生深有感触地说,尽管此刻周围人声鼎沸,此起彼伏,却如此难以淹没。是的,身处2019年,我们已经对身边所谓的潮流方式品牌见怪不怪了,而柔宇,不仅在帮助用户克服硬件生活的特定痛点,而且还提供了一整套的解决方案和美学观点。

世罔更替,奔流不息,任过往璀璨,而未来多么难以辨认,柔宇和Tony&tony’s一样,正带领文化和科技施展魔法,

Florent告诉我,作为创始人,无论是刘自鸿还是Tony,他们都没有孤立地看待世界,而是着眼于更广阔的定义,既护佑old school的传统伦理,又引领跨越障碍的技术前行,这才是最令人刮目相看和引以为傲的地方,那就是,我们必须历久弥新。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