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沙发」〡上万家庭的选择

Editor View

我对零壹空间的第一印象和绝对好感,首先来自于这是一家设立了Branch在重庆的高科技公司。火箭发射无疑是最复杂最硬核的科学,这让我的家乡蓬荜生辉。舒畅在面对媒体的访谈中不止一次地谈到火箭将作为载人工具的远大梦想,每次听到他这样说我都瞳孔放大,现在,追求避世休闲之旅或是激烈冒险体验的人们或许还只能前往火山或是海底,未来,脱离重力去向太空的旅行才真的算是离开地球表面。

舒畅在面对媒体的访谈中不止一次地谈到火箭将作为载人工具的远大梦想

点击图片查看英文版

卡其色风衣
花卉图案衬衫
蓝色牛仔裤
黑色亮面皮鞋
双G图案肩背包 均为Gucci

I

舒畅本科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读飞行器设计,研究生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读经济,读书期间,舒畅一直是一个精力充沛的连续创业者,做过送餐平台、做过留学生教育、做过中学生夏令营、做过书店。几次创业,让舒畅小赚了一笔,也学到不少经验教训,不过,终归是学生时代的小项目,还谈不上是理想目标。“站起来就能够得着的,不叫目标。你得加速快跑,冲起来跳上去够得着,那才叫目标。我一直在寻找那样一个目标,Something Different, Something Big.”

毕业后,舒畅在航天产业基金里呆了几年,觉得自己“不落地”,“念念不忘,还是想创业,非常想知道大型企业到底怎么做”。所以当舒畅跳槽去了联想控股,他对领导说:“其实我是要创业的,我来是为了学习。”到了联想,舒畅放下包就开始就去基层调研:两个月,四个省,一直忙到过年头一天,拿出的调研报告得到柳传志和联想高层的大力赏识。舒畅也曾带着20人的团队投近1亿美金的大项目,搭几十页的财务模型、做功能复杂的Excel,这些基本功都是一流。于是,舒畅仅一年便升到了联想控股的投资VP,也成为了领导同事们眼中一个“能打硬仗的人”。

再好的职场势头也没撼动初心。随着Space X不断传来令人鼓舞的消息,随着对企业管理和中国市场的不断了解,“做火箭”的想法清晰起来。舒畅的兴奋感和使命感来了——他知道,他找到了心中那个“something different, something big”。

II

舒畅决定从联想离职的时候,同事们都很意外。彼时,85年出生的他已是联想控股投资VP,职场升迁顺利,同事相处愉快,施展空间极大。吃散伙饭的时候,几个MD把他围在中间劝:别走了,你看你,30岁的年龄、刚升职的工作、大好的平台、一岁半大的女儿……为什么要走呢?于是,舒畅讲起了那个吸引着他离开的强劲磁石,那是他心中真正的皇冠:他要做火箭。

舒畅本科学的就是飞行器设计,即便如此,他过去也不敢想象一群小伙伴就可以造火箭。是Space X让他惊醒。“人们以为它的投资很大,实际上从02年到08年,一共投资只有1亿美金。人们以为是NASA的支持使得它发展起来的,但其实在06年以前,在美国民营企业做这个无法承接NASA的发射订单,直到06年美国修改了法律……实际上,Space X在早期面临的情况很恶劣,当时,美国也是国家垄断,波音和洛克希德马丁两家掌握着最先进的技术,所以,Space X就成了典型的capital intensive(资本密集), long term investment(投资周期长)……”

正因困难重重,Space X的出现才显得充满神话色彩和英雄主义,重燃了很多人儿时的航空航天梦,国内的民营市场也开始摩拳擦掌。

首先反应在卫星市场。过去,卫星按军品管理,去年11月,政策明确鼓励民营企业进入卫星市场,中国的卫星市场完全放开了——任何人都可以造卫星,申请发射,去太空,没有障碍。于是,国内民营卫星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这几年做投资人,舒畅自己就收到过不下10个卫星创业公司BP——可里面都在讲:“我要通过与space X合作”……都做卫星,谁做火箭?总不能全世界的卫星都拿去Space X发射吧?舒畅不禁思考:下一个能够与它抗衡的民营公司,可能出现在哪个国家?

III

民营企业想做火箭,需要很多前提条件:需要国家有工业基础,能买到各个零件。中国航天有60年积累,符合;需要市场要足够大。火箭是一个Niche market(细分市场),需要有足够多的卫星公司去支撑它未来的订单,中国的民营卫星公司如雨后春笋,符合;需要人力成本低。中国有远高于美国的工程师数量和廉价的人力成本,符合;需要政策保护。中美是相互独立的市场,Space X现在没有中国业务,因为两国都有政策要求,美国不允许Space X火箭运到中国来,中国的卫星也不允许去美国发射,所以就出来了中国的机会,符合。

需要一个未来。Space X有一个很重要的订单,是向国际空间站运送货物。中国在2022年,会建成中国自己的空间站,这以后,需要不断向国际空间站运送货物。美国的国际空间站会在2024年退役,如果别的国家不去发展,中国就很有可能成为唯一一个有空间站的国家。于是,舒畅做出了判断:下一个能与Space X抗衡的民营公司,最可能、最应该诞生在中国。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