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伊利」畅意〡畅快随心意

今天这篇文章,来自白先勇先生的细说红楼。白先勇先生应该也认为,红楼梦贾宝玉应该就是歌里唱的类似傻仔错体。

红楼梦的英译本很好,是戴维•霍克思(David•Hawkes)跟他女婿闵福德(John•Minford)两个人合译的,用了非常漂亮的英文。霍克思把自己在牛津大学的教职都辞掉了,专门翻译这本书,跟曹雪芹样“十年辛苦不寻常”。

他说,西方读者喜欢《金瓶梅》、喜欢《西游记》,容易看、容易懂;《金瓶梅》谁都懂,《西游记》好玩、有意思,《红楼梦》却的确有文化上的阻隔。在西方,拿美国的标准,贾宝玉这么疯疯傻傻的一个男孩子,我听到一个美国人说他foolish。

我们说他痴傻,中国有另外的意思,我们的痴傻不是坏事。美国人、西方人很难理解这么一一个hero,他好像不是一个英雄人物。对他们来讲,美国式的那种浪漫、好莱坞式的那种浪漫都不匹配,所以对贾宝玉大概很难抓住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理解他?

■ ■

夏志清先生在他的英文著作《中国古典小说》里评论过《红楼梦》,提到十九世纪的俄国小说家陀思妥耶夫斯基,他深深地受基督教的影响,尤其是受希腊正教( Orthodox Church)的影响,所以他写的小说到最后都是人跟神、人跟上帝的关系,陀思妥耶夫斯基有一本小说《傻仔》(The Idiot), 写什么呢,有个人物叫作米歇金王子( Prince Myshkin),这个人有点像贾宝玉,也痴痴傻傻的,爱去帮人家,爱人家,最后真的变成傻仔。

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写的是一个Christ,而曹雪芹写贾宝玉是一个释迦摩尼式的大慈大悲。


有个人物叫作米歇金王子( Prince Myshkin),这个人有点像贾宝玉,也痴痴傻傻的,爱去帮人家,爱人家,最后真的变成傻仔

傻仔
词〡黄伟文 曲〡伍乐城 唱〡杨千桦

►为美女〡编出身份气势
除了手袋〡必须有位傻仔
傻得〡做司机都制
拎袋〡冇所谓
用嚟解闷〡亦唔晒几多电费

我有时其实〡都知道惭愧
我错误吸引〡一个人
训练成〡类似男朋友错体

我知〡过分
中意枉捉〡错用神
明知你最后〡亦冇份
亦任你〡牺牲

我知〡过分
冇中意〡都俾信号人
冇聊〡请你现场助庆
就算闯祸〡亦会得到嗰热吻

其实我〡一心搵好情人
行过身边〡偏偏冇好男人
唯一〡就只得到你
肯关照〡一阵

未曾感动
亦曾经〡分享共震
我有时其实〡都想你烦我
我怕闷〡需要一嗰人
每日我缠住我嚟〡维持我信心

我知〡过分
中意枉捉〡错用神
明知你〡最后亦冇份
亦任〡你牺牲

我知〡过分
救生圈〡亦都想捉实拉近
借你告急〡也都好遗憾
就当我肤浅〡买保险

当天昏地暗
半夜若然遇险〡都有人未训
就怕之后
越见得多你〡你越吸引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