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or View

2020年7月25日,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论坛,博纳影业创始人于冬透露自己近期正在与博纳电影院的业主们谈减租降租,并呼吁大家共舟共济,共克时艰,一起帮助电影行业尽快复苏。同时,随着全国电影院的逐步开放,于冬说,2020下半年,将有刘德华主演的《热血合唱团》、周润发主演的《骄阳岁月》、陈凯歌导演的新片《我的少年时代》等博纳出品的影片与观众在大屏幕陆续见面。

于东最重要的品质是努力、勤奋、性格坚韧,在媒体及大众的印象中,他一直是一位非常善于审时度势的创始人。他领衔的博纳出品,有偏向宏大叙事的题材,也不乏把小人物嵌入大历史讨论复杂现实处境下人性挣扎的片单。电影工业的每一环,演员、导演还是制片人,都是既需要靠天赋,又需要努力努力再努力,还要靠勇气和运气在刀尖上起高楼的职业,而作为制片人和投资人,他还必须率先主动地发现并识别,哪里是刀刃,哪里是磨刀石,该怎么赴汤蹈火,又怎么逆水行舟?

2019年12月12日,于冬出席由《商业周刊〡中文版》主办的The Year Ahead展望2020峰会,与《商业周刊/中文版》事业群出版人、现代传播集团执行董事李剑对谈。于东当时说,2018年,影视公司进入寒冬;2019年依然辛苦。然而谁也无法预料到,2020年,疫情风险席卷世界,不可抗力的因素将风险推到了顶点。然而,只要一根稻草尚存,创始人们就不会放弃,要坚定地走向那个全新的、令人激动的、充满未知的明天。

于东最重要的素质是努力、勤奋、性格坚韧,在媒体及大众的印象中,他一直是一位非常善于审时度势的Founder

点击图片查看英文版

刘德华主演·热血合唱团
博纳出品

下文是于冬出席由《商业周刊〡中文版》主办的The Year Ahead展望2020峰会,与出版人、现代传播集团执行董事李剑的对谈实录,「CEO搜索引擎」执行主编龙昱璇经于东博士本人首肯并授权后转发。我们还将陆续整理于东先生的访谈实录与创始人们分享宝贵创业经验,热烈欢迎创始人们关注博纳影业,关注优质国产电影。

I

首先,制片公司很吃力,亏钱的片子比例较大。发行公司也很难,由于媒介、自媒体的引流作用,现在的电影观众对电影公司的“过度营销”已经产生了“抗体”,所以,电影公司尽管钱花得很多,但是效果没有或者说不明显。电影院经营者就更难,今年所有电影院都处在“同期比例下降”的状态。我们新增了很多荧幕,但是电影院的营收在减少。票价在提高,但是观影人次并没有增长。同时,房租递增,新开影院成本很大,尾部关店潮已经显现。所以,总结2019年,中国电影市场大盘虽已经突破609亿元,提前了将近20天达到去年的票房成绩,中国电影市场还保持着一个高位增长的水准,这个成绩很难得,这跟全行业的辛苦努力分不开。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规模最大的民营影视公司博纳影业在2019年一口气推出了“中国骄傲三部曲”——《决胜时刻》《中国机长》《烈火英雄》。三部电影的资金量规模接近10亿投资,对于冬而言,这是一次挑战。“三部电影取得了近50亿的票房,我还是挺高兴的、还是挺激动的。不仅有票房的成绩,而且很重要的是得到了观众的喜欢,观影的好评如潮。”于冬说,博纳影业今年也是历史性的突破了70个亿票房,于冬希望今年能冲击80亿票房。

II

一直以来博纳影业坚持一个“大电影”的理想。从2010年在美国上市,博纳影业就希望能够成为一家国际化的公司。至今已经9年了,其中有5年是博纳影业发力美国资本市场的时间。“这5年里,博纳影业虽然只拿到了不到1亿美元的融资,却奠定了博纳影业的公司化治理和所有财务基础,也更加夯实了全产业链的布局。”于冬表示。

2015年博纳影业为什么要从美国退市?于冬认为,这个选择是对的。“如果我还在美股的话,我可能会被淹没在华尔街。所以我很幸运决定‘回归A股’。”于冬说,当切换资本市场轨道,其实是他对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信心,和对中国电影市场增长的信心。

于冬清楚地记得投资人沈南鹏跟他说:“你回来,不一定赶得上现在这么高涨的A股资本市场。你回来的时间点不对。但如果你用更长的时间来看这个决定,实际上是考验你对未来的信心。”果然,当博纳影业回归国内资本市场时,遭遇了“千股跌停”,波及各个行业,尤其是传统行业。走在路上的博纳影业面临“回”还是“不回”?“我已经‘回’了呀,已经在路上了,但是我‘落’不下来了。”于冬说。

至今,博纳影业在A股市场已经排队两年多时间,加上退市之前的准备5年,博纳影业却在票房上突飞猛进。于冬表示,2015年-2019年,单纯票房成绩是前一个5年的翻倍。美股市场的5年里,博纳影业实现了102.67亿的票房,最近5年,票房达到219亿。

III

但于冬并没有把博纳影业仅仅作为一家中国的电影公司,毕竟博纳影业在美股历练过、也在好莱坞闯荡过,所以在于冬内心,左手主旋律,右手好莱坞的理想还在。于冬说,“中国电影的增长是看家本领,但是学习好莱坞的制作经验、发行经验和借助好莱坞的全球发行网络使得产品外延不断向世界各个影院和市场输出,我觉得这个路一定是对的。”

于冬表示,过去中国电影公司拍好莱坞电影,基本上是财务投资。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增长,中方制片人的话语权、决定权越来越重要。举个例子博纳影业出品的《决战中途岛》,在好莱坞已经有将近10年的“找钱、找投资”历史,这些大电影公司都没有去投,就是因为这个类型拍过很多遍,但是该片的导演罗兰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商业片导演,拍过《2012》、《后天》、《哥斯拉》和《独立日》,这部电影恰恰是在没有6大支持下的独立制片。

在此次对谈中,于冬首次透露了关于博纳影业正在筹备《长津湖》电影的细节。这是一部发生在1950年代,抗美援朝背景的一段非常重要的著名战役——长津湖战役,它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的第一战。“我对战争片的兴趣和研究,也让我去冒这个险。我跟罗兰导演携手来做这个事情。”

对于网友认为《决战中途岛》“让博纳亏了个底朝天”的评论,于冬也首次做了回应,他承认,有亏钱,但是亏得不多,总共1亿美元的投资,这个资金组合需要几个发行商的市场来组合,这是独立制片的特点。这段经历也让博纳影业在“完片保证”上多了一份经验。

IV

于冬表示,中国电影要想进入世界轨道,早晚有一天要走“用分销预售、独立制片”的操作。“因为完成片再去卖片的时候,永远是会让发行商赚很多钱,因为你已经拍完了。”所以,如何绑定发行商作为前期预售完成市场的分销,这应该是中国电影要走出去的必经之路。如果中国电影能够预售北美、预售欧洲市场,就被称为“订单式生产”。如果中国电影能够走到未来国际市场,进行订单式生产,那才是中国电影真正影响世界的开始。

今年,中国电影全年市场占比压倒性地赢了好莱坞电影,今年中国放映的国产电影与好莱坞电影的占比约为“72:28”。于冬表示,这在过去10年中都没有发生过。更让于冬信心百倍的是,过去10年,中国电影靠“配额管治”压制国外电影引进的数量,让进口影片的比例不要高过50%。今年放开后,11月进口片密集排放,都没有撑起30亿/月的票房。中国国产电影的质量有了明显提升,观影的需求、观众对中国电影的热情高涨使得国产影片、中国影片受到了欢迎。这是一个很有信心的表达,我觉得中国电影再坚持走下去,再走几年,会得到一个全面的提升。

对于电影业的2020年,于冬认为,对中国电影而言,是资本寒冬,但抵挡不了创作的暖春。2019年,博纳影业拥有70亿元的票房,10多亿元的电影院营收,这些都将是支撑创作的资金。2020年,他希望博纳影业能够参与到整个行业大发展,参与国际化竞争,成为未来新势力的代表。行业有周期,经济规律也有周期。所以敬畏周期,在周期下行的时候,越是要掌舵人把握全局,有勇气创新,不创新等于等死,创新还有机会杀出血路。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