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情「安慕希」|美味超能力

九号摩登
黄轩&杨采钰

1

“怎么能跟一个演员连着三部戏都在一起合作呢,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一个事情”,在《芳华》和《瞄准》之后,一部《只有芸知道》让黄轩又遇见了杨采钰,他觉得这缘分不可思议。太熟悉,所以俩人在剧组里一见就笑了:“怎么又是你。”拍戏时黄轩问杨采钰,我这脸你看着还有感觉吗,没看烦吗?杨采钰也立刻调侃了回去:“我这不强忍着呢吗,先忍忍,再忍一部戏。”

一部《只有芸知道》让黄轩又遇见了杨采钰
那种彼此熟悉的默契,一直延续到了《只有芸知道》的现场

电影里,黄轩是文工团的长笛手,在戏里要演奏《卡门间奏曲》,拍摄前,杨采钰也拿到了这支曲子,而她的任务是学习其中的钢琴部分。于是当两个人都还在上一部戏里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同时开始了乐器的练习,每天收工以后,一个在楼上练长笛,一个在楼下练钢琴。

那种彼此熟悉的默契,一直延续到了《只有芸知道》的现场,他们饰演一对常年生活在一起的夫妻,隋东风和罗芸,眼神相连,心意相通。对黄轩来说,杨采钰就是那个最好的搭档:“如果是一个陌生的女孩来跟我搭戏,我可能还得花很长时间去熟悉她,去磨合,但我和采钰已经很熟了,在现场我们开着玩笑就拍了,不用花很长时间去互相了解和做准备。”所以他尤其地松弛,安安静静地随着人物的感觉去走,“没有任何刻意的东西和使劲的地方”。

对黄轩来说,杨采钰就是那个最好的搭档
没有任何刻意的东西和使劲的地方

黄轩
Total Look:Marni
珠宝:Boucheron

杨采钰
黄色外套:BOTTEGA VENETA
珠宝:Boucheron

2

刚看完剧本的时候,杨采钰和黄轩也曾交流过一个问题,隋东风和罗芸好像就没有不好的时候,几十年里都是特别相爱,完全地互相理解,从来没有发生过冲突。一开始他们也担心会不会有种太过平淡的感觉,“可是实际上当你去演的时候才会发现,真实地身在角色中,内心的情绪是非常饱满的,虽然我们都没有用台词直白地讲出来,但自己和对方的情感都藏在心里”,日常生活的常态,看起来总是平淡无奇,而感知里却有峰峦叠嶂,有人情冷暖。

东风和罗芸在点滴之间的浪漫,被杨采钰形容成“黏合剂”,浪漫让哪怕平淡的日子也可以过得很有滋味,她说:“不是有一句歌词吗,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天天都是情人节,最重要的还是相爱的人可以在一起。”

平平淡淡的相处,没有过于轰轰烈烈的大事件,只是一对普通人从相识到离别的过程,正是这样的平淡和普通,也令黄轩动容了,“这样的感情我很喜欢,如果我能遇到一个这么爱的女人,两个人是这么合适,在一起相依相守,我觉得很美妙”。

对隋东风和罗芸来说,浪漫的爱情不仅是我们在一起,还是尽管你此刻不在,我觉得你依然和我在一起

浪漫的爱情,在黄轩看来是一场不期而遇,“就不会想到你怎么会跟这个人在一起”,是未知的突然,远在个人判断之外的奇迹,“这样的爱情我觉得挺好,会挺有意思”。在杨采钰这里,浪漫的爱情是细节在漫长的时间里发酵,在生活里被轻柔孵化的惊喜,是对于生活的某种仪式感,宛如插花沏茶时那一份完全专注于此刻的过程。而对隋东风和罗芸来说,浪漫的爱情不仅是我们在一起,还是尽管你此刻不在,我觉得你依然和我在一起。

3

和隋东风、罗芸的初识,皆缘于冯小刚的一通电话,导演的一句“你有20分钟时间吗,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就此开启了这段动人的爱情之旅,这个让他们“光是听听都会起鸡皮疙瘩”的唯美爱情,实际上在他们身边早已真实发生过,两个人物的原型正是冯小刚的挚友张述和他的妻子罗洋。

两个人物的原型正是冯小刚的挚友张述和他的妻子罗洋

早在《芳华》的时候,黄轩和杨采钰就认识了张述,知道他和妻子之间有一段感人的爱情,也见到过罗洋去世之后这个男人的心情状态,电影是一次真实的还愿之旅,一个男人接受心爱女人要离世的事实,并替她实现生前未尽的心愿。身边人的故事让他们感同身受的时候,也让他们心里萌生了同样的想法:“假如这样的事情出现在我自己的生活里,我也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知道自己要演罗芸,杨采钰兴奋之外还有点紧张,她担心自己演得不像,但张述有一次在现场对她说:“采钰,早上你来的时候,远远地从那边走过去,我恍惚了一下,我觉得就是罗洋。”这番话,让杨采钰瞬间有种复杂的心情,“一方面觉得那就是肯定了我这个角色的相似度,一方面我又觉得他们的感情太深刻了,作为朋友和晚辈,我又感动,又很心疼”。

在一个特别安静的氛围里,沉下心来,把暗流涌动的情感用理性克制的方式去呈现

有一场在医院病房里互相倾诉的戏,是冯小刚在现场重写的词,念的时候,三个人就都落了泪,开机前导演对他们说:“你俩把手拉一下,看看对方的眼睛”。于是他们没有去交流应该怎么演,各自都只是凭借当时对环境和角色的感受来做出反应,在一个特别安静的氛围里,沉下心来,把暗流涌动的情感用理性克制的方式去呈现。

这种形式的感情戏,对黄轩和杨采钰来说,重要的是找到角色的生活体验,然后才会有相同的心理状态,不是要去演一种深情,或演一种悲伤,是体会了一个人的心理路程之后,在拍戏时自然流淌的情感。隋东风的衣服,黄轩每天穿着,从进组到杀青从未脱下过,“我就是记录这个人物的状态,很多戏是在自然流露,没有在饰演谁的感觉,这是我觉得很棒的一次创作体验感”。他越来越觉得,进入一个角色就必须丰富地给自己“催眠”,去想象这个人物,直到很多东西能自然而然地出现。

4

罗芸在杨采钰的感受中,是个非常隐忍的角色,《芳华》里的林丁丁,则是一种小女生的娇柔和任性,但二者又都有着她喜欢的人物气息:个性很鲜明。“很干练的角色我演了,比较隐忍的角色我也演了,我还蛮想去尝试一下特别外放的角色,更女人一点的,妩媚的,明艳的,都好,我还在积累不同形象的过程里。”

这种形式的感情戏,对黄轩和杨采钰来说,重要的是找到角色的生活体验,然后才会有相同的心理状态

黄轩
白色衬衫: WOOYOUNGMI
裤子: Salvatore Ferragamo
鞋: John Lobb
珠宝: Boucheron

杨采钰
白色连衣裙:Marni
蓝色半裙:BOTTEGA VENETA
网纱手套:Cheryl Zou
白色靴:Alberta Ferretti
珠宝:Boucheron

杨采钰的方式,是连结角色和自己身上本有的特质,从自己对每一种情感的理解和认知再生长出角色,对待罗芸的时候也是,“我觉得其实人的情感是共通的,这点就是特别重要,我们电影传达的很多时候就是人物关系,人物关系是大家都经历过的,男女朋友或者是夫妻,爱恨离合,忧伤和开心,这些情感上的共鸣存在于每个人身上”。

没试过的,有机会都想去试一试,这一点上黄轩与她有相同的心态。“现在的我是一个才开始的阶段,因为也没有一个让我自己特别满意的作品,总觉得还有空间,总觉得还不够”,他想把角色承载在人生阅历之上,那就需要一定的年龄才足够驾驭,“二十多岁的人多多少少仍然是青春的,懵懂的,激情的,三十多岁经历过很多事情之后,再演一个三十多岁的人,或者四十多岁的人,内心的感受,历练,还有孤独感,都会和二十多岁时不一样了”,现在对他来说,才到了一个所谓的可以塑造人物、创作人物的阶段,以前更多的是去完成。

他很期待,自己能等年纪再大一些的时候,有机会去塑造一个像他父亲那样的人物,“我跟他长得也很像,我想象中,会有一个希望,去呈现那样的一个男人,可能我会觉得,那是对他的一种怀念”。

他很期待,自己能等年纪再大一些的时候,有机会去塑造一个像他父亲那样的人物

Total Look: Dior Homme

5

“轩哥是一个非常低调、很儒雅、又富有书卷气息的一个男演员,以至于很多时候我都会忘了他是个演员,特别是当我们进入人物的时候,就真的是一起生活的两个人”,拍摄前杨采钰和黄轩一起在新西兰呆了半个月,用这段时间去寻找人物的感觉,戏里他们开了家餐馆,她练习切菜、打扫,黄轩每天练的是颠锅颠勺。看似是些很简单的生活场景,但其中的困难之处在于二十年的年龄跨度,他们要从二十岁的年轻人,一直演到四十几岁的中年,从相识,交往,结婚,到离别,又是好几个不同的人生阶段,要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差异性地呈现出来,这对黄轩和杨采钰都是个挑战。

化老年妆是黄轩最难熬的时刻,脸上贴假皮,贴皱纹,表情需要一直保持着才能贴好,早上七点钟开拍的话,他凌晨三点就起来化妆了,紧接着就是拍一整天,因为皮肤不透气,常常脸也会过敏,“那个妆是很难受的,很遭罪的,我有时候困的呀,又不能睡,贴鱼尾纹,眼睛就得一直睁着”,但人物的状态也会随之更精准,辛苦和享受,几乎是同时的。

既要找准人物,他们还需要能很自如地切换时空,因为拍摄都是按场景来,同一个地方,可能早上是两个人刚刚才认识,下午就要拍隋东风去埋罗芸的骨灰,情绪状态并不是按正常时间轴延续着的,而是打乱了节奏,来回切换,“埋完骨灰可能隔一会儿又要拍两个人在家看电视,有时候上午拍了老妆,下午就卸了,要上年轻的妆,有时候又是反过来,所以这些状态都要去拿捏,包括声音,年轻的时候说话,声音很亮,老了之后要沉下来”,但最难的那件事还是,要完全相信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

但最难的那件事还是,要完全相信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

Total Look:Christian Dior

因为演罗芸,杨采钰打破了她的一个习惯,台词如何去说,这件事和她以往的方式不太一样了,“导演对台词特别讲究,我以前的习惯是把台词一句一句说,有标点符号的,读剧本的时候也是,但导演就说不要那样”,因为生活里人们说话的时候其实不会有标点符号的限制,断句不会是规规整整的,把一两句话连起来说,会更生活化,要不然就很像是在“起范儿”。

“我个人觉得我这次在表演上有这个提升,一开始纠正的时候还觉得有点别扭,后来一反应过来,还真是这么回事,我就按这个方法去做了,然后再看回放的时候,确实就觉得导演说的没错。”

6

用英语表演,在《只有芸知道》里是另一个难题,英语在台词总量里占了大概有三分之一。在此之前,黄轩并没有过这样的经验,要用英文去完成大段完整的情节,一方面要照顾表演,词要说得自然,而且传情达意,一方面还要想自己发音准不准,说得对不对。“我们在说母语的时候,对很多词都有画面感,比如说憔悴,你脑子里自然会出现憔悴这个画面的概念,但是用英文说一个词的时候,完全是没有那个画面的,就是在记它的意思和发音,很难去投入情感”。

因为演罗芸,杨采钰打破了她的一个习惯,台词如何去说,这件事和她以往的方式不太一样了

毛织连衣裙:ochirly
靴子:TORY BURCH

这个时候他就很羡慕杨采钰,“她英文说得好啊,就跟在说中文似的,发音也对也标准,我就还得请一个语言老师,各个方面都得去纠正,所以我演英文戏的时候自己也会觉得累,采钰就是自然而然的,我都跟她说,你别太标准了,跟我比较起来太明显”。

他顺势又演示了一句不太标准的英文:“My English is improve now,i think much better,very very Chinese style。”电影里,他们除了要演英文好,也还需要演英文不好。隋东风和罗芸刚到国外的时候,英文都不好,不太会说,是直到年纪大了,时间久了,才慢慢越说越好,语言能力也是一个循序变化的过程。“到最后就是说得很不错了,跟老外讲我妻子的故事,说的都是查出癌症,放射治疗,这些很复杂的词汇,要说得脱口而出,但一开始表现出来的就是英语很差”。

要演出英文不好的样子,对杨采钰来说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口音很难去改变,一旦形成习惯以后,会掰不过来”,后来她想了一个办法,用中文把英文台词全部抄下来,说一段词的时候,先想中文字的发音,不要用英文的思维去想,像是good morning,她会先写好“古德毛宁”,念出来的时候自然有了一种刚开始学习英文的感觉。拍戏之前,她就这么呆在房间里反复练这种中式英语,让自己形成条件反射。

电影里,他们除了要演英文好,也还需要演英文不好

蓝色格纹外套、黑色针织内搭及黑色裤子:Gentle
珠宝:Boucheron
鞋:John Lobb

“如果我是轩哥,我压力会更大,我之前是在国外上过学,他可能只是在私下有时间学英文,比较语言能力的话,不公平啊,别说用一种全新的语言去演戏了,我的感受是哪怕说中文,在表演里也比生活里更难,说出来可能味道就变了,他那会儿拍那场在小渔船上看鲸鱼的戏,浪特别大,他晕船,在那种情况下,还得说很长的台词,再加上表演,所以轩哥如果说佩服我,那我更是佩服他。”

Producer:龙梓嘉
Supervisor:刘珂 张暖暖
Executive Chief Editor:Dahlia
Photographer:罗洋
Video Director:杜术权
Style Director:刘珂
Executive Stylist:朱海嘉
Stylist Team:Paris,GoSeor(@StudioLab)
Huang Xuan’s Make up & Hair Style:张木子(11A梳化间)
Yang Caiyu’s Make up:齐小霁
Yang Caiyu’s Hair Style:文智
Coordinator:王兔兔
Graphic Design:Ruyi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