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沙发」〡上万家庭的选择

_____

一只憨态的橘色螃蟹,是谢琳斐为自己的儿童内容生态创业项目咔哒选定的卡通形象。咔哒是螃蟹钳子张合时的拟声词,以此作为产品名称,取儿童「要有坚强的外表,可以抵御各种风浪,但同时内心又应柔软有爱」之意。

经过一年多时间,咔哒故事APP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包含有声绘本、听故事、儿歌等多维度的供儿童使用的内容平台,接下来还会推出视频、早教互动游戏等新的产品线。

谢琳斐回忆,做咔哒之前,自己很少给孩子读绘本和讲睡前故事,大部分阅读是两个女儿自己完成的。在澳洲时,学校有丰富的图书绘本,回国后咔哒故事成了孩子们的新选择。

「无论父母,还是孩子,都是独立的个体,我们没有责任把人生全都用来陪伴孩子,或者说孩子并不需要这样的陪伴。」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谢琳斐是产品生产者,也是使用者。

_____

Live君,人物Live,人物访谈,人物Live公众号

乍看起来,谢琳斐不像个商人,她穿素色格子衬衫、牛仔裤和运动鞋,留齐肩中发,素颜。讲话时她会礼貌性地注视着对方,面带微笑,语气轻缓,多年的儿童教育经历,让她看上去毫无侵略性。

在刀光剑影、弹雨枪林的互联网江湖,「温柔」、「缓慢」、「亲切」略显异类。这种稀缺品质,要么成为老虎口中的猎物,要么成为升级打怪兽时的迷魂药。

谢琳斐显然是闯关成功的那一个。她的斧钺钩叉,藏于温柔的外表之下,用她自己的话说,「在谈判过程中,我很容易让对方卸下防备。」

采访之前她刚刚结束一场「谈判」——商业合作、内部讨论,或者员工招聘…… 咔哒上线以后,谢琳斐同时身兼CEO和COO,除了公司日常运营和市场拓展,她现在每天还要做一件事:面试新员工。

从2016年初至今,咔哒故事APP更新了27个版本,业务线由一条增至三条,用户规模从零到百万级……与不断改进的产品性能和几何量级增长的用户规模相反,咔哒的员工数量,在这一年期间几乎没变,始终保持在30人左右。对此的合理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员工质量在不断提升。

「员工的成长速度必须快于创业公司的发展速度,当发现员工跟不上公司高速发展的时候,我会坦诚地请他寻找其他更合适机会,我们只留精兵强将。」 谢琳斐笃信狼性原则。

她严格恪守商业社会的丛林法则。

2003年,谢琳斐加入阿里巴巴,从互联网小白到金牌销售,她只用了三个月时间,随后她开始带新员工和做内部培训。期间她几乎干过阿里内部除技术岗位外的所有工作,销售、运营、市场、策划……2009年,阿里赴港上市,拿到第一桶金的谢琳斐移居澳洲。

■ ■

创立咔哒之前,谢琳斐在澳洲当了几年中文老师,上课、陪孩子、看艺术展,是她那几年的生活内容,用她自己的话说,「人生进入到了一个新阶段,不过也挺充实的。」

2014年,是谢琳斐离开阿里的第五年,国内互联网进入「大跃进」时代——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一笔IPO;滴滴快的烧钱大战正如火如荼,百度又以6亿美元投资Uber,形成专车「三国杀」之势;O2O领域群狼环伺,美团饿了么为抢用户大打出手。

眼看成年人市场被瓜分殆尽,儿童行业却依旧是一片蓝海,除了几家电商平台外,互联网的触角并未深入几亿儿童群体,尤其是儿童精神文化消费领域。

谢琳斐坐不住了,她决定重返互联网战场。以儿童市场为切口,原因很简单——「用户规模大,天花板高,父母又愿意为孩子的精神文化消费买单。」

2014年的12月9日,咔哒故事应运而生。「产品永远是核心」,成立初期的咔哒故事并没有急于拓展市场,而是像互联网江湖中的「隐士」,不管外界风起云涌,始终潜心产品的设计和生产。

在谢琳斐看来,「只有产品成熟了,做市场和运营才会有效果」,咔哒创始团队中,有一半是「阿里系」技术大牛——CTO徐志光,是阿里旺旺的创始人、原阿里巴巴技术部高级经理;而产品总监孔勇伟,是原阿里资深产品经理,拥有12年阿里工作经验。

在「阿里系」技术团队的加持下,上线仅三个月,咔哒故事就已经获得了华睿和元璟的Pre-A轮投资。据谢介绍,自去年9月上线以来,仅用了半年时间,在无任何市场推广情况下,用户数便突破百万,日活量达到10万,平均使用时长25分钟。

■ ■ ■

到了拼内容和市场的时候,谢琳斐比同行更具备优势。

谢琳斐毕业于杭州师范大学,进入阿里之前,是杭州长寿桥小学的一名英语老师;2009年移民后,谢琳斐在南澳民族学校重拾教学工作。

两次不同的教学经历,让谢琳斐意识到了中西方儿童在绘本阅读上的巨大差异——国外儿童平均每年阅读200多部绘本,绘本样式丰富,内容多元,寓教于乐。

相比之下,中国儿童可选择的绘本内容十分有限——90%都被几个国外的爆款绘本把持,剩下的10%良莠不齐,而大量真正优秀的原创作家、作品却难以和孩子见面。

「中国地域辽阔,民族众多,理应有无数体现地域风情和儿童成长的好故事,但为什么没有?」在女儿的阅读清单里,谢琳斐没有看到一部中国原创作品,她盯准市场,将咔哒故事定位于「以绘本为切入口的儿童内容平台。」

「中国不缺好的绘画师」,她认为「由于图书出版门槛过高,大量散落各地的优秀儿童内容创作者,作品难以进入主流大众的视野。」

按照书号计划配置,是中国特色图书出版模式。在整个出版环节中,书号是第一步,也是出版的源头,但是书号都掌握在出版社手中,数量有限,申请过程繁琐。

「很多出版社靠卖书号就有不错的盈利,所以不会再去关注原创内容,还有的出版社要求作者包销,书还没有出版,先要作者交几万包销费用。」

面对动辄几万甚至十几万的书号和包销费用,绝大多数原创作者只能望而却步。谢琳斐开始思考,有没有这种可能——儿童绘本越过出版高墙 ,直接和读者见面?答案是有。

而她需要做的,是像「星探」发掘明星一样,去发掘那些散落在民间的绘本生产者,有偿地为其提供一个良好的内容生产平台。杭州的《阿咪虎》、北京的《熊小米》、台湾的《阿思克玩科学》,还有《小小事》的作家李鹏等,是第一批被谢琳斐发掘的对象。

有了用户积累和知名度后,谢琳斐又把目光转向郑渊洁、麦克小奎等知名儿童IP,同时还与浙江出版集团、安徽少儿、四川少儿、西安曲江文豪等多家出版社合作,以确保平台内容的丰富性和多元性。

谢琳斐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念四年级,性格偏「孔雀」,属于自我驱动型;一年级的小女儿则更加安静,常常会有一些和实际年龄不相符的哲学思考。

「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特点,需要和喜欢的阅读内容并不一致。」通过对「 IB 十大培养目标」、九型人格理论、麦克利兰能力素质模型等理论的研究,谢琳斐发现——无论是创造力、沟通力、组织力,还是分享、关爱、团队合作等,其实都在孩子阅读的小小故事里有所体现。

任何一个看似散落的故事,背后都有不同的属性和功能。接下来,咔哒故事将以不同能力的需求,对绘本内容进行分类。

根据儿童阅读痕迹,咔哒也将为父母提供类似于「支付宝账单」的阅读账单、为儿童提供类似淘宝「猜你喜欢」的阅读推荐,让父母能够有的放矢地为孩子选择阅读内容。

按照谢琳斐的设想,咔哒故事接下来还要做儿童IP孵化器。「美国有迪士尼,日本有面包超人,中国却没有属于自己的儿童文化」,从这个意义上看,谢琳斐认为,咔哒也许还肩负着「复兴儿童文学」的使命。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